第二百四十一章 河洛,坐金銮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人身上哪两个部位最敏感?

自然是脸部面门,还有下身。

脸部最容易红,一遇到激动,兴奋,害羞,就会气血上涌,通红通红,乃至于发烫,好像火烧一样。

而下身也是一样,容易勃起,充血。

这两处地方,神经最为敏感。但是也最为脆弱。稍微不慎,就会出大问题。这跟精密仪器一样,也精密的仪器,也越脆弱,越容易损伤,需要小心保护。

正因为敏感和脆弱,所以练拳的人,要把气血爆发,暗劲练到这两个地方,小心又小心,慎重又慎重。

脸上气运急了,暗劲出得过猛。大脑血管就会破裂,和那些高血压的人差不多。就算不烧坏大脑,也会把面部神经刺激得萎靡,造成面部瘫痪。不能哭,不能笑。

而下身练出问题来,更严重,要么就是腹部肠胃血管破裂,造成腹泻不止,然后死去,要么就是下身不能勃起,精囊损坏,断子绝孙成太监。

正因为如此,练武功的高手,从暗劲向化劲过度的行气血,都是最后练脸和下身。而且停留在这关口上很久很久,很多人终生都不能进步。

化劲练成后,全身上下气血都贯通,敏感无比。“黑夜之中,有触必应”。接下来的功夫,就是抱丹,丹成之后,就练先天罡气,暗劲打穴点一寸的功夫。

先天罡气,尤其猛烈。一发动,心脏剧烈猛跳,血液奔腾,如雷霆震怒。这样的剧烈运动,对心脏,全身血管,皮肤损,毛孔的压力非常大。而且一个不慎,就会严重损害身体器官。

就算武功到了王超现在这个境界,熟悉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但在抱丹坐垮敛气血到腹部肚脐眼下的时候,也要小心又小心,不能有半点分神和差池。

不然的话,一下丹没有坐好,稍稍用力过猛,小腹肠子都要被坐断,血管破裂,然后腹泻死去。

一般人运动过猛了,只不过是伤筋断骨,拉伤肌肉韧带,还造成不了生命危险。但高手运动过猛,把握不住火候,可就是血管破裂,内脏被劲儿崩坏。

历来,行气血练功夫没有拿捏住而导致血管破裂突然暴毙的高手,简直如过江之鲫,数都数不过来。

白泉颐是印尼拳师之中的高手,就算在整个南洋的拳师之中,也算武功高强,排在前五位的角色。一身的功夫,练到这样的地步,不知道花费了多少精力,吃了多少苦头。不管怎么样,绝对不想功亏一篑。

所以他一见到王超的武功,就明白这是个有经验的人,于是考虑在再三后,放下自己的架子,不耻下问。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白泉颐听见王超说的这两句心法,似有所悟,细细咀嚼思考着,良久才回过神来,眼睛里面闪动起觉悟的光,猛的感叹道,“难怪丹经里面都说,空空荡荡,似回归先天混沌之中。用的词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听你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还是和尚的经文,语言文字描叙得好,描叙得形象,让人一听就懂。”

“关于丹道抱住的描叙,和尚的波罗蜜心经的语言文字功夫,比所有的丹经,拳经里面的描叙,都要形象,生动。”

王超点点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同样一个抱丹的动作,架子,无论是太极拳的无极势,还是丹经,道藏,黄庭经中的那些文字,都是这样“空空荡荡,全身不用丝毫力气,回归先天混沌,只剩一点灵光。”

而和尚的波罗蜜心经中,则是“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两者的文字功夫,显而易见。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先天混沌,一点灵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而眼睛看不到东西,耳朵听不到声音,鼻子闻不到气味,身体感觉不到意念,这却是实实在在的效果。

“境界容易体会,到实实在在切身体会的时候,功夫难以练成。说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咱们在这里,都是空谈。”王超见白泉颐还在思索,哈哈笑了起来。

白泉颐这个人并不坏,而且性格豪爽,为了求学,甘于放下面子。这一点难得的。

更何况,王超所说的,并不是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而是大概经验的体会。这和纸上谈兵,并没有什么两样。

不过,就算这样的纸上谈兵,介绍经验体会,都是异常难得的,一般拳师,不会轻易把话告诉别人。

自己辛苦体验来,领悟到的东西,一句话就丢出去了,未免太不值得。

但是王超自从经历了这次和政府军的枪战之后,见识到现代火器枪炮的威力,心胸也随之开阔起来,觉得拳法武功这方面的东西,实在不应该敝帚自珍,况且大家都是华人拳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