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只老狐狸(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超走出小楼的时候,心情有些不好。倒不是唐紫尘说他追求身体体力,爆发力的极限,以求不坏之身,做了一个“守尸鬼”,而是唐紫尘的拳法理念和他的拳法理念到了最高层次,终于开始发生分歧。

唐紫尘的理念是生死之间一刹那的转换,幻象丛生,恐怖淋漓,如果人的心灵没有修炼到大圆满,不见不闻预先知觉的境界,便会在那一刹那的转换之中,迷失本性。而王超是根本不认同这些东西,只追求看得见,摸得着,平稳朴实的东西,认为唐紫尘所说的生死之间,根本就是幻想神话。

这本来也没有什么,只是两个大宗师拳法修炼到了最高境界,对最后一步的疑问,猜测,是属于学术上的争论,不影响姐弟两人之间的感情。

但偏偏是,王超在唐紫尘最后几句话中,听出了她有踏出最后一步,看看生死之间的转换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这自然引起了王超心中强烈的担心和不舒服。不管你的拳法脸的如何高明,这从生到死,也只有一次机会。

唐紫尘最后话的意思就是:“我想死一次,看看生死之间转换,到底是什么样的。不踏出这一步,不亲身体验,就算你有天大的智慧,也猜测不出最后的真相。”

练拳练了一招数,要经过实战,打过人,亲身体验这一招的打法,怎么使用,才算是练会了。但从生到死的体验,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而且一体验了,就没有办法回头。这是唯一没有办法用实战来检验的武术最高境界的修行。

唐紫尘一说出来,王超觉得自己这个姐姐也有些走火入魔了,有不疯魔,不成佛的味道。虽然他也是这样的人,但怎么样,都不会有自己体验那唯一一次生与死之间转换的经验。谁知道,那一步是怎么样的体验?死了就活不过来了。

“哎,要是尘姐是个普通的女人就好了,就没有这么疯魔的想法。可是,如果尘姐是个普通的女人,我会喜欢她么?哎,人生啊,真是头疼,乱糟糟的。”

此时,王超的心情也和先前霍玲儿一样。

不过他的镇定调整身心的功夫,要比霍玲儿高超十倍都不止。霍玲儿要借助练拳来把烦乱的心情镇定下去,而他只是一个深呼吸,喉咙咕咚一下吞气到肠胃,再吐出来,全身气血循环流动稍微加快,顿时皮毛筋骨都暖融融,大脑清静静。把一切烦恼都扫空。

“如果尘姐硬要体验那一步,我陪她就是了。反正我这一身都是她改变的。跟她一起踏出最后一步,体验那最后一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个拳师的武功只到练到气血内敛到小腹,浓缩成丹的境界,就能和那些古代的高僧,隐士,大德,真人一样,盘坐之间,自然离世,这叫做坐化。而且坐化之后不会腐烂。

所以王超那天在和白泉颐讨论“抱丹坐胯”的时候,说抱丹只是一瞬间的时间,不能时间长,否则就会坐化了。

“抱丹坐胯”一抱之间,全身的血刹那全部涌到小腹丹田,浓缩成一个小点。而全身的各个部位失去了血液流动,而导致眼睛看不到东西,耳朵听不到东西,舌头尝不到味道,大脑中没有意念。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好像重新变回了母亲胎盘的婴儿。

拳术中的最大爆发力,就是取这一下抱丹返胎的寂静,浓缩凝聚到极点,然后突然勃发,敛聚小腹的血一下爆开到全身,就好像刚出胎盘的婴儿,哭声嘹亮,四肢突然舒展,生机强大。

婴儿从母亲胎中出来的一刹那,生机爆发是最为强大的。拳术最高境界通丹道,也就是模仿这一下从死到生的爆发力。

但是抱丹不能抱久,否则全身的血浓缩到腹部久了,大脑供血不足,时间长了,就恢复不过来,人也就真正失去意识,坐化了,涅槃了,羽化了,死了。

像王超,唐紫尘,甚至包括赵光荣,沃顿唐莲溪这样的人,想死的时候,都可以一抱丹,然后不散劲,不散血,就保持下去,大约十多分钟的功夫,就彻底失去意识,不会再醒来了。

从死到生,又从生到死,在拳术高手来说,就是这么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奥秘。

王超就是怕唐紫尘突然来神,一下抱丹,然后飘然坐化。永远的离自己而去了。

他的担心不是没有先例,四年前,他拳术初成,唐紫尘也就在和他在小船上说话的时候,说着说着,突然之间,踏水而去。走得是那么的从容洒脱,宛如梦中神女。

现在如果唐紫尘再走到哪里,王超也能找得到了,但是如果抱丹坐化……那王超简直无法想象自己失去了她,整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是,无论王超自己拳法多么高,总是觉得自己无法拴住这个姐姐的心。

唐紫尘永远是那么的飘逸,无法被人抓住。

“玲儿,咱们去见你爸爸。”王超几个深呼吸,抛掉这些令人烦恼的想法,看见了霍玲儿静静的停留在小楼外面的一片椰子林下,于是招呼了一声。

“好耶!”霍玲儿回过神来,好像一只欢快的小鹿跑了过来,“师傅,咱们就这么去么?”

“那不是,咱们先准备一下。”王超想了想,觉得见一见霍家的掌舵人,就这么去太寒碜了,至少得讲一下排场,对方不说是霍玲儿爸爸,也是香港的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谢莉,你们几个把我们的车开出来,把‘龙蛇’组里面的战士拉上二三十个出色的,带在我身边。”

王超现在不论是名义上,还是实权,都是南洋唐门最大的掌舵人之一,属于那种跺一跺脚,南洋都要起一场海啸的人物,绝对不是以前那种只有虚职,没有实权,“将军没有兵,说话没人听”的少将。

于是,王超一声令下,谢莉,易真,李冷丹,向凝,黄语青这五个彪悍的女人立刻把南洋唐门自己购满的豪华私家车开了出来,有劳斯莱斯魅影系列,布加迪威龙,加长特质定做的防弹林肯豪华,大型黄金悍马,其中还有一辆国内领导人坐的最新款红旗。

与此同时,王超身边的人,三十多个“龙蛇”特种部队的战士,都是豪华高贵的手工裁减,由法国名牌设计师设计的礼服。这些战士,其中有十个多女孩子,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还是体能,都是千里挑一的人才。

尤其是他们的身手,本来就是唐门部队中的精英,从血与火的枪林弹雨中走出来,又被王超经过半年时间的精心调养,体能强化到了极致,个个气质都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王超带着人,坐着世界顶尖的豪华车队,浩浩荡荡地向霍玲儿爸爸居住的地方开了过去,看样子,就好像国家领导人出巡的排场一样。

车队在雅加达的高速公路上大约开了半个小时,来到一个建设比较现代的商业区工厂中,霍家的一个工厂,就在这里。

高大的围墙,现代化的电子大门,都表明这是一个极其现代化有欧美风格的工厂。

门口还好像国内的政府机关似的,有穿着军装的士兵站岗。

看见这么一大坨世界顶级豪华车队来到了门口,门卫站岗的显然也是有点眼力的,仍旧看得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才记起今天有访客到来,于是立刻打开了电子大门,让车队开了进去。

与此同时,就在王超的车队进入工厂的同时,工厂中心部位,一栋高层结构的大厦顶层,一个身体站得笔直,手里夹着古巴特质雪茄的中年男子以及他身边的几个年轻人,都站在落地式大玻璃墙壁边,看着开进工厂的豪华车队。

这个中年男子,就是霍玲儿的爸爸,而他身边的几个年轻人,都是霍玲儿的两个堂哥,一个亲哥哥,都属于霍家的精英。

不过三个年轻人,现在都是陪衬,和霍玲儿父亲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高鼻梁,黄头发,眼睛瓦蓝瓦蓝,好像蓝水晶一样的白种年轻人。

“格雷西,你看怎么样?”霍玲儿的父亲眼睛望着王超的车队,随口对身边的白种年轻人。

“您邀请的这位朋友,想必也是个庞大的组织。”这个叫格雷西的年轻人碧蓝的眼睛眨了两下,用生硬的中文道,“霍先生,我这次来,是来见见玲儿小姐的,顺便商谈一下和你们家族方面的生意,您又让我约见这位朋友,有什么动机呢?”

“年轻人,不要心急,等见到这位朋友,你就明白了。”霍玲儿的父亲转身,回到了大沙发上,吩咐他身后的三个年轻人,“阿仁,你们三个,去接下玲儿和她师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