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比较豪华的阵容(下)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真是官僚主义到这种程度,还好,有廖俊华领队。不然的话,我们这里高手虽然多,但没有一个绝顶,能压住阵脚的,万一和日韩武术界交流的时候,双方握手,被别人一个弹抖打到墙上翻白眼,被黑带杂志报道一下,人都丢尽了,不过也真够可惜的,少林的三大化劲高手,全部被王超兄弟打得死的死,残的残,否则今天在场,也可以壮大一点声威。要是王超兄弟还在就好了,可惜了。”

刘青翘起腿坐在板凳上,没有一点武术家和军人的风度,还是一副玩世不恭却带着潇洒风流的样子。

他这幅样子和周围那些正襟危坐的武术家,著名拳师都大不相同。几乎有一大半人看不惯他的这个样子,但都不能把他怎么样。论武术界的辈分,他是李老爷子那一派八卦门正宗第三代传人,就论武功,他的八卦掌刚猛阴狠,快如闪电,加上年轻力壮,诡计多端,许多人对他都有些忌惮,更何况他有很深的军方背景。

对于这次和韩日武术界的交流,刘青现在心里很不乐观。

别看在场的武术家挺多,少林,武当,太极,形意,八卦三大内家,以及查拳,戳脚,鹰爪翻子,咏春,白鹤拳,四明内家,三皇炮捶,五祖长拳,八极,华拳,峨眉追风短打,大圣猴拳,五行通背,劈挂,青城内装神勇硬气功,十三太保横练,铁布衫,金钟罩排打气功等等,都是各行的名家,也无一不是手底下有两把刷子的大高手。

但是刘青在海外多年,深深知道,这些武术名家虽然功夫练得深,但经过生死实战拼杀出来的很少。

比如坐在前面的那个洪昆,从小是练十三太保横练排打气功,一手追风短打也着实了得。但他现在是四川省体委的官员,已经很多年没有练了,肚子都有些发福了,功夫比当年退步了许多。

刘青相信,如果真正动起手来,自己可以在三招之内就轻松自如,不耗费一点的力气的挑翻他。

不过在座的,也不是没有高手。如坐在最后面角落里的一个脸上皮肤白白净净,没有胡子,身穿西装,打金利来领带,头发却挽成一个道士稽儿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刘青知道底细,叫吴泉南,从小练武,才十六岁的时候,就当兵对越自卫反击战,退伍之后,回家到武当山做了道士,几十年没有露面,刘青只在北京军区跟随李老爷子学拳的时候,这个吴泉南来看望李老爷子的时候见过一面,看见他演练了一手武当“先天太和拳”的绵掌功夫,不用暗劲,轻飘飘的,能把软豆腐下面的一大块水磨石按得四分五裂。

武当山原来的名字叫太和山,这个吴泉南练的是武当正宗的高深内家功夫。而且刘青还知道,这些年吴泉南并没有放下拳法,仍旧苦修,每天早早起来,都步行几十公里,在武当内山悬崖云海上锻炼身手。

现在刘青也不知道他的身手到达了何等的地步,但是见面一照气质,刘青就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不过两人也见过面,吃过一次饭,试过一次手,而且吴泉南对李老爷子十分尊敬。

不过现在这个吴泉南只是坐在角落里面,并不受重视,冷清清的,没有人搭讪。

刘青知道,吴泉南不是官员,也不是什么富豪,就在武当山下自己开了一个中药骨科诊所,自己也不是武当山正规的出家道士,不拿道家协会的工资,属于野道士。

这次还是廖俊华拜访李老爷子的时候,提到了他,于是让湖北省体委请了过来。

所以,他可不像周围的这些大拳师,弟子不是各地方武警军队的教官,本身就体委的官员,还有的是徒弟是做生意的大富豪。

比如坐在最前面的一个身穿丝绸手工裁减唐装,古色古香,年纪和廖俊华一样的中青年拳师,名为戴洪,是山西戴家心意十大把的嫡传,有很多徒弟,是都是山西煤矿老板的儿子或者是女儿。他本身也挂了山西体委武术会会长的头衔,而且他家,也是煤矿大老板。

他这次来,是带着自己的一些得意徒弟,来打通体委的关系,立志要他的徒弟拿到这柄中日韩武术最高容易的黄金“武道”剑。

不过刘青却丝毫没有因为这人给山西煤矿老板的儿女教拳而看轻了这个戴洪。

这个戴洪说起来,还和廖俊华有点渊源,廖俊华的师傅美国洪门元老朱洪智所练的心意六合拳,也是戴氏一脉,戴洪的爷爷是朱洪智的师兄,广东三虎之一的戴军,廖俊华的师兄说起来,也是山西戴家村的。

不过戴洪的武功拳法比戴军要高很多,当年戴军是戴家村的一家普通住户,而戴洪家却是戴家的村委书记,而且是心意六合的嫡传。戴军是因为看不惯戴洪家改革开放之后,霸占了煤矿的经营权,而偷渡跑到海外,跟朱洪智学习拳法,加入洪门。

说起来,戴洪家和戴军还有仇。当年戴洪家抢占煤矿经营权,地方上弄武装械斗打死过不少人。

这个戴洪,抛开武功不说,本身是英国剑桥大学的双博士,在海外留学了很久。回来之后,就专心武术,而且架子很大,就连香港李家曾经去请他教拳,都拒绝了。

“这次年轻人之中,种子选手有霍玲儿,还有赵星龙,还有就是戴洪的两女三男五个徒弟。还有一个曹晶晶,其余的还有几个出色年轻。”

刘青心里想着的时候,廖俊华已经在台上发话了。

廖俊华的发话没有什么新意,就是长篇大论的官腔,什么国家对这次比赛的重视啊,立志中日韩武术的交流啊,比赛第二,友谊第一,赛出风格,赛出水平之类的废话。

直说了三个多小时,在场就算是个个是武术名家,坐功很了得,但没有显现出了不耐烦的神情。不过还好,这些武术家没有一个出去解手的,身体素质倒是很好。

直到最后,廖俊华才说出了关键的几句话:“这次体委举行的选拔赛,各地体委参加报名武术学校学院,散打队员,公安武警部队的成员一共有三千多人,但是这次选拔出来的名额只有一百人,而这次中日韩武术交流的名额,只有前十名有巨额的奖金和荣誉,国家这次给我们的任务是包揽前十名。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交流的看点并不是年轻人之间的比赛,而是我们这些武术家和韩日武术家之间的赛后交流,我也是练武术的,今天话挑明了说。大家如果在交流的时候,觉得不行,千万不要勉强。下面我会把韩日武术名家,以及这次参加的外国拳击,柔术,格斗名家的资料发给大家,大家仔细的研究一下,心理上有个准备。”

资料发下去后,气氛顿时热烈了起来,廖俊华哈哈一笑:“今天午饭体委安排在北京饭店,大家先不忙看资料,吃个便饭再说。从明天选拔赛就开始了。大家还要作为评委,选出最优秀的人来完成这次包揽前十名的任务。”

“刘青师傅,你说这个摩根·唐碎云是个什么人?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摩根是美国的姓,而这个名,唐碎云,怎么好像中文名字似的?听说你经常在外国执行任务,知不道不知道这个柔术家是什么人?还有,我听说你们部队里面捧出了一个崂山内家拳馆馆长叫王超的,这次怎么没有来?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个被吹出来亚洲第一的武术家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就在散会之后,刘青突然之间,被一个人拦住了。

拦住他的正是戴洪。

“嘿嘿。”刘青干笑了两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戴洪你的一个徒弟家里是山西煤矿协会的会长,手段通天,这么点点小事情都查不到么?”

刘青对戴洪这个人很不感冒。

戴洪笑了笑,很是沉静:“刘青,我在英国也有两个徒弟,其中有一个还是皇室的公主。她跟我说,要我跟你说一声,不要纠缠她的妹妹了。而且我听说,那个叫王超的,和你是同门,都在部队里面跟随那个姓李的老头学习过八卦掌?你一向漂泊得很,我找不到你,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了,咱们就搭搭手怎么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