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山大王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王超有点不知所措的发了一愣,他没有想到朱佳那么细心,从廖俊华口里得知自己要来,还专门为自己买了一双新的拖鞋,这虽然是一个生活上的小小细节,但是足可以说明,朱佳心里始终没有放下自己。

本来大半年前在印尼那场尴尬,朱佳哭着跑路,再也没有和自己联系,王超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今天见面的瞬间,他已经有了一种敏锐的感觉,感情上的麻烦不断没有结束,反而变得更加麻烦了!

他并不是个性格软弱的人,相反,他杀起敌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对待朋友,他却是很重情义,从来没有去想伤害过任何一个朋友。

今天也是这样,他并不想伤害朱佳。所以他很轻声地说了声谢谢,换上了朱佳给他新买的那双拖鞋。

“只是一双鞋子而已,没有必要弄得这么敏感,伤了朋友的感情太不值得。”王超心里嘀咕着。

这双拖鞋是黑白相间的条文,毛茸茸的有些卡通味道,很合脚,穿上去走了几步路,王超觉得脚很舒服。

“你在那边过得还好么?怎么想着要回国?很危险的。”朱佳看见王超穿了她给买的新拖鞋,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来,和刚刚的怄气简直大不相同,女人转换情绪的速度在这个女大记者身上完美的表现了出来。

招呼王超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朱佳又给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好像一个标准的小妻子在伺候大丈夫,这样的气氛,令王超突然感觉有点拘束和尴尬。

“刚才是不是不应该穿朱佳的新鞋的,现在好像陷进泥潭了。”王超突然有点后悔:“不过这算不算藕断丝连的外遇?订婚了还外遇,实在是太有点不道德了。”

“还算好吧,回来有点事情,倒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不咸不淡的回答了两句,王超觉得气氛越来越尴尬了,因为朱佳居然坐在了他的身边。

朱佳身上的玫瑰香味儿很清淡,也很好闻。不过正因为这样,王超才觉得尴尬,这可是在别人家里。

“哦哟,佳佳!我可从来没有看过你给人倒茶过。对男朋友的态度就是不同。哈哈。”就在这时,一个人身穿军装大约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从书房里面走了出来,打量着沙发上的王超。

“瞎说。”朱佳白了这个男子一眼,“廖伯和我大舅的棋下完了没有?我朋友等着呢。”

“他们还在下,不过知道你男朋友来了,想见一见,你们进去吧。”这个男子一面回答着,一面走到了王超的面前,眼神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伸出一只手来:“怎么称呼?”

“鄙人王超。”在对方饶有兴趣的打量目光下,王超也在看着这个青年军官。他阅人无数,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个青年军官是属于那种给将军级配备的贴身警卫人员。

这种警卫人员一般有着很好的身手和安排生活,处理事情的能力。对于大官员来说,有些时间长了的警卫,甚至比儿子还亲密。

本来王超的军衔属于少将级别,也有资格配备警卫班,生活护理班的那个特权,但是他只是个虚线,并不是实权派,所以是光杆子将军。

“王超……”这个青年警卫军官的手和王超握了握,听见这个名字,目光神情突然一变,手上的力气突然加大了很多,好像老虎钳一样。

王超感受到对方的手劲,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没有办法,他的名声太响亮了,总有些人听见他的名字之后,有同样的反应,试试功夫。

手杠杆般的一抬,眼前的这个青年警卫军官脸上顿时显现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来,很大的惊讶表情已经明显的写在了他的脸上。

因为他的双脚已经脱离了地面!

只一握手,王超的手臂就好像一根杠杆,把他整个人跷了起来。

这本来是违反常理的事情,但是王超的太极拳劲控骨功夫已经神之又神,随意摸人的手指头,便好像控制体线木偶人一样控制人的全身骨节,牵一发动全身的功夫实在是太精巧了。

这个青年警卫军官在和他握手的时候,双脚被跷离地面,手臂肩膀关节硬邦邦的,全身骨节根本不受他自己的控制,就好像是突然变成了一个机器人,让人家来遥控指挥。

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变,就算他的涵养再好,脸上也不得不显示出惊变来。

的确,和人一握手,就能把人抬离地面。这种功夫的确太神了一点。

“佩服佩服。不愧是黑带杂志上评论的亚洲最强的男人,本来我以为是第六军政治部那一帮人吹捧出来的,现在算是心服口服了,有时间跟你多学习学习。”这个年轻的军官警卫的脸色变得飞快。

“你的虎口有力,三根小筋,指节第二坨腱子肉特别有力,是练的大洪拳中钩挂手连得比较多吧,钩挂手适合擒拿,是军体拳中的高段功夫。很不错了。不错不错。”

王超就好像是一个前辈评论晚辈的功夫。

不过他现在的名气,的确是担当得起前辈两个字。面对随便一个不出名的练家子,不管是民间的,还是官方的,还是部队里的,都不用客气,大宗师自然有大宗师的派头架子,这总架子派头并不是刻意伪装的,而是自然流露出对武术这一行深刻理解高高在上的内在潜意识。

“好了好了。”朱佳挥挥手,“追星也不是这样追的,等下超超给你签名。现在他有重要的事情呢。”

朱佳叫王超,从来都是很亲密的喊超超,这是很早的习惯了,王超也习惯了。

“我只不过是试试罢了。老爷子正等着呢,你们进去吧。”年轻警卫军官点头笑了笑。

朱佳拉着王超的衣服,穿过一条走廊,走进了一个大书房。

“这是廖伯的贴身卫士长,跟着廖伯已经有五年了。”推开书房虚掩门的时候,朱佳给王超解释着。

推开了门,王超一眼就看见两个穿着军装的中年人在下棋。

这两个中年人看样子大约只有刚刚五十出头的样子,而且脸上没有一点中年向老年转化的老态,显然是得到了很好的保养。

他们下的是围棋,棋子捏在手上,轻轻的放落,一副悠然高雅,志得意满的味道。

和霍玲儿的爸爸这个资本大鳄不同。

霍玲儿爸爸身上带着西方资本家的一丝虚伪的高贵,还有一丝狡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脱离了贫下中农,开始向小资迈进的贵族。

而面前的这两个下棋的中年人,廖俊华家的老爷子和朱佳的大舅虽然是很悠然自得,但骨子里面还是有着贫下中农的那种味道,还没有养成贵族士人的那种低级趣味的病态气息。

“年轻人,你的围棋下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一盘?”听见有人进书房了,这两个中年人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

“抱歉,我不会围棋,只会象棋。”王超寻找了一个地方,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围棋圈地,是大国之争,王道之争。而象棋杀王,正如匹夫格斗,一剑封喉。两者高下显而易见。年轻人,读过庄子‘说剑’没有?王道之剑,匹夫之剑,哪个高哪个低?”

一个中年人抬起头来,他的相貌和廖俊华依稀有几分相似。

王超一看这个相貌,就知道这个人是廖俊华的父亲。

“我只读过史记‘游侠列传’‘刺客列传’这两篇,至于其它的书,倒没有什么兴趣。”王超搓了搓自己的手。

“哈哈,哈哈。果然是个有趣的年轻人。”

另外一个中年人也抬起了头,是朱佳的大舅。

朱佳的父亲那一系的势力显然比不上母亲这一系的势力,因为朱佳的叔叔朱天良王超也看过,不过是小小的市委书记,而现在这个大舅肩膀上的军衔是中将!

“我听说你和六军的领导闹了矛盾?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什么叛逃罪名,抓捕,都是瞎谈扯。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得罪了你们领导,给你穿小鞋而已。年轻人,你有没有兴趣转到我们的单位来?我保证,你只要有意思转一下,不但那个少将军衔不再是虚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有兴趣弄个军长当当?”

廖俊华的父亲两手夹着棋子,敲了敲棋盘,抛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你说自己当山大王好,还是看人脸色,做人奴才的好?”王超对这石破天惊的话根本不动心,只是反问了一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