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直接了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个紫衣女子的面容很平凡,头发扎成的一个爽利马尾,眼神之中也没有什么光彩,手里随便拿着一本时尚杂志,静静坐在机场的休息大厅中椅子上,是众多旅客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法国戴高乐机场的人流太多了,像这样的乘客流量每天不知道几千几万,而且这个女人的眼光没有丝毫的攻击性,所以就算是严元仪,武运隆,刘沐白这样的高手都没有丝毫察觉到正在被人观察窥视着。

看着严元仪几人随意说话讨论王超的情况渐渐远去,直到背影消失在人群中,这个紫衣服的女子才收回目光,也不起身。而是随意翻看着自己手里的那本时尚杂志,最后把目光透射到了一个八卦新闻上。

“香奈儿女董事最终敲定与英国皇室的顶尖化妆品订单,最近困扰这位女董事的一系列遭遇绑架,枪击的传闻也好像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这则消息很平常,上面简单的显现出了张彤这个女董事的半身照,杂志上的张彤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都光彩靓丽,成熟风韵。

“张彤啊张彤,你倒也有先见之明。在当时就能看清楚我小弟的潜力,叫他欠你一份人情。有这样人的眼光实在不多啊。”

弹了弹手上的杂志,这个紫衣女子轻声自言自语,脸上显露出一丝谁也难以看明白的笑意,“不过小弟的手笔是越来越大了,斩首司徒家,联络大圈,现在竟然又以GOD暗杀集团为跳板,直接对整个华人世界的势力进行洗牌。也好,也好,就让我们来抹掉一切敌人,希望这一次过后,也就干净了,至少在我们的婚礼时候,不会再有捣乱的人。”

随后把杂志丢在桌位上,她站了起来。

她自然就是整个唐门的最高首领唐紫尘。

也只有唐紫尘神一般的心理控制能力,含蓄的精神,才能隐藏住目光不会被抱丹级别的高手感应到。

“GOD的那个‘神’,第一交手好像也有八九年了,倒是一直想再见识见识那一式‘火里栽莲’,见一见你这个自称是‘神’的人真面目。可惜,若是我回国内偶然之间没有遇到小弟,没有一时的兴起教他武功,这个世界上,也许最强的人就是你,可惜啊可惜,等你和我小弟见面之后,你将会知道,你并不是神。这个世界上,能超越我小弟的,过去不会有,将来也不会有。”

叹息一声之后,唐紫尘举步融入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人生真是奇妙啊。谁知道呢,我一时兴起碰见的那个少年,居然能够真正的为我遮风挡雨,为我洗牌整个世界,成为了我一生的归宿。这样的变化,也许我自己都没有预料到吧。”

唐紫尘刚刚融入人群中,阴沉沉的天空上面突然传来一声惊雷,随后暴雨倾盆,整个法国似乎淹没了在了雨水的海洋中。

哗啦啦,哗啦啦……

暴雨在外面猛烈的击打着,似乎要摧毁整个世界。

“今天怎么一早上就下这么大的雨?弄得开车都不好开了。能见度好低,而且似乎看这个势头,雨不到中午很难停下来。”

张彤开着一辆汽车艰难的穿行在倾盆大雨之中的巴黎街道上,进入唐人街华人势力的范围内后,在一个修建得好像体育馆的建筑前停了下来。

这个体育馆式的建筑外面有着亮堂堂的金字招牌“武当剑术道场”。

不用说,这个类似于跆拳道,空手道道场式样的剑术馆正是张彤出资修建的。

“都快到夏天了,天气变化很正常。印尼那边的暴风雨更严重,稍微大一点就伴随海啸,天崩地裂的那个威势,哪个人看了都觉得渺小。”

王超倒是见多了狂风暴雨,在南洋的时候,他倒是经常在海啸来临的海滩上练拳。像这样的风雨简直是毛毛雨了。

“好了,我们进道场里面去吧。今天那些华人社团还要带精锐来这里汇合呢。他们已经来了,貌似让他们久等也不是很好。”夏雨厥了厥嘴巴,指了指停车场里面停着的各式各样小车。

原来昨天王超和那帮华人社团的老大约好了,今天把所有的精锐都带来,在这个武当剑术道场聚一聚,顺便让自己挑选成员,商量一系列的事情。

王超点点头,走进了剑术道场。

整个剑术道场也不是很宽阔,大约三百平米左右,地面是硬木地板,打磨得比较粗糙并不光滑,但是脱了鞋子赤脚上去,却清晰地感觉到木质纹理在脚版心里穿来舒服的感觉。

道场中央是一个黑白的太极图,旁边靠墙上有木头架子,架子上面摆放着一口口纯钢剑,两边开口,一眼看上去青莹莹,上面还有细碎的冰裂纹。王超也算是剑方面的行家,一眼就看出来,这些纯钢剑都是杀人放血,锋利到极点的上等货色,绝对不是那些普通的武馆用来表演的铁皮,更不是其它日本剑道馆中用来训练的竹剑。

太极图,兵器架,墙壁上挂着的许多剑招图画,已经人体经脉穴位图。整个剑术道场的风格洋溢着一股很厚重的气息。

外面是巴黎大都市,异国他乡。而一进入这个剑术馆,却好像是到了中国古代的大道观中。

不过此时王超倒是没有时间欣赏这些,因为这个道场的地板上现在盘膝坐了很多人。

道场中没有椅子,只能坐在地上,木质地板也非常的干净,众人进来的时候都要脱去鞋袜。洗干净脚板。

在场的人,一大部分是王超昨天见到的社团老大,还有一部分,个个精神充足,静坐不动,气定神闲。很显然,这便是法国华人社团之中一些能打能杀的“精锐”角色了。

任何一个华人社团要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不能打杀,缺乏暴力手段那是万万不能的。而一群打杀的暴力团伙之中,缺少一个震得住场面的,最能打的一个高手也不行的。

类似于洪门之中的“双花红棍”的顶尖打手,在任何一个社团都有。这群人也许不是老大,社团领袖,但毫无疑问是战斗力最强,最会杀人的。

“王先生,这次聚会虽然是你发起的。但今天你却让我们这么多人等着,排场未免太大了吧。”

就在王超进来的时候,一个盘膝坐在地上,双手抱在怀里的年轻人猛然站了起来。

这个年轻人怀里抱着一个两尺长的青布包袱,很宽,沉甸甸的模样。显然布里面包的是金属一类。

他猛的一站起来,配合说话,王超就感觉到一股彪悍到极点的气息朝自己猛的压迫过来!

“哦?”面对这个年轻人猛然站起来做势发威,王超嘴里哦了一声:“你怀里抱得是刀?你出手吧。”

王超说话很直接,什么也不问。

他虽然名气大,罩得住,但今天到场的一部分人,都是“双花红棍”一流的金牌打手,平时也都是牛气哄哄,横着走路的螃蟹式人物,就算王超名气大,突然要他们来组织成一个团体,听他的安排,心里大多数还是不服气的。

这不,王超一进来,立刻就有人挑衅。

王超对这一点也认为很正常,要组织一群横着走路的螃蟹式人物,没有挑衅才不正常。

“华清帮,薛雪,你的名气比我大,但要让我听你使唤,还得露一手瞧瞧。”

说话之间,这个华清帮的青年说话之间,把包袱一抖,便显露出一把皮套子套上的刀,皮套子随后一抽,唰!一口杀猪剔骨式样的宽刀已经握在了手中。

这把刀真的就是一口杀猪刀,模样又重又沉。锋利的刀尖刀锋好像新磨出来的。

“华清帮的刀法一流,都是厨师做出来的,杀猪宰羊,屠牛杀马。倒有几分功夫,来,让我看一下,你有没有‘庖丁解牛’的功夫?”

王超看了看,随意的道。

就在他说话之间,这个青年也不回答,脚趾抓地前进,一抓就是一尺距离,一瞬间在地上抓了五六下便到了王超面前,就是一刀捅过去。

王超眉头一皱,就只出了一指,直接弹在刀身上,嗡!好像洪钟大吕,这个青年立好像刀被铁棍抽了一下,剧烈震荡,持刀不稳,一下掉落地面。

在场的人都大惊失色。

“这样的功夫,只怕难以组织起来和GOD暗杀集团对抗。”王超说话之间,耳朵动了动。并不理会这个青年,而是眼睛看向了门口。

门口的屋檐外面,依旧是大雨倾盆,但依稀可以见到一个戴斗笠的人走近了。

这个戴斗笠的人从雨中走到了屋檐下,身上居然不滴水。也不抬头,人都看清楚他的面目。

“他是谁?大门口有人守着,怎么让这个人进来了?”听见脚步声音,本来在道场中坐的华帮大佬,金牌打手们都把目光投了过去。一个大佬问了问。

“我来踢馆的。”戴斗笠的人依旧低着头,只是发出了一种洗涤人心的声音。“除了踢馆,我今天也是来杀人的。”

“这场雨,下得很好。杀了人,我正可以不留痕迹的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