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又一杀招,步步生莲!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被狙击弹轰中了脑袋,虽然血流满面,皮肉脱落,但没有死,头盖骨也没有破裂。

被绝顶高手一掌击中胸口,倒飞出去,内脏,排骨全部破裂,依旧没有死。

最后又被狙击弹击中心脏,胸膛上的血肉被炸开了一个大洞,人倒了下去,但还有气息,依旧在呼吸。没有死!

巴尔马这个瑜伽修行者的顶尖上师,拥有这样强大的生命力,这样顽强的生机状态。的确算得上是人体的奇迹了。就连王超也不得不承认,不说战斗力,单单说生命力的顽强,巴尔马就算比不上自己,也相差不远了。

虽然他们的战斗意识很微弱,几乎是没有,但并不妨碍他们修行上拥有的成就。

巴尔马连中两枪一掌,倒了下去的时候,释永色这个年轻的和尚倚仗他的拼命,终于争取到了逃跑的机会和时间。

释永色也真是心智坚韧,当机立断,躲过子弹之后,滚地而行了十多米,然后突然跳起,双脚连环奔跑,打击在雨水流淌的巴黎接到上,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猛烈奔跑着向另外一条街道的拐角处奔腾而去。

他的跑步资质很奇怪,两腿拐着前进,每一步,膝盖都要向外拐一下,然后骤然弹回来,就凭借这个外拐回弹的弹力,他的身体好像射出去的箭。这是少林拳法中的“拐子钓马步”。

释永色这一下奔腾逃跑,虽然比不上刚刚GOD首领飘然而走的身法速度,但也如大马奔腾,翻蹄亮掌拐脚,速度堪比一般的赛车加速,带起巨大的风声。

每个练武的高手,都有一套自己独特的跑步方法。没有跑步方法的人,也叫不了高手。因为在任何时候,跑实在是太重要了。

杀人要学会跑,因为要追击敌人。

保命更要学会跑,因为要摆脱敌人。

释永色现在的跑步,就深得个中三味。

王超当然不会让他就这样逃跑,GOD首领走了,王超没有办法追上,现在这个释永色也想走,哪里又这么容易的事情?

几乎在释永色跳起跑路的同时,王超脚步错开,身子猫下,施展出“蜘蛛踏水”的身法追了过去。

唰唰唰!一连串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其中更夹杂着水波激荡,好像浪涛排打一样的声音。

“不好。”

释永色在不要命的狂奔之时,耳朵里面明显的听见的声后传来的声音。这种声音是什么?很显然,背后有人追了上来,而且追击的人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已经到了背后!

生死之间,他的敏感一下发挥到了最大!脚步斜窜,突然之间换了一个方位,斜地里刺杀过去。

在巨大的奔跑惯性之中,他居然能够在零点几秒之中改变自身的跑步方向,这种控制力量的功夫,简直是到了变态的程度。

这是他小时候,在嵩山的悬崖上奔跑跳跃,九死一生练出来的本领。能在危机关头,突然刹住自身,然后转换方位。

但是,他现在要面对的是王超。王超的蜘蛛踏水身法,在水面上都能够以四肢插进水中,手指臂力绞起海水,急速奔腾之中,比鱼还快,更别说是在地面上奔跑了。

所以,不管他怎么斜里冲刺,转换方位,王超总是死死咬在他后面,并且越来越近!不到五六秒钟的时间,就已经从相隔十米的距离变成了只有相隔不到一米!

“好身法。”

虽然越追越近,但对于释永色在五六秒的功夫转变了三四次方位,东躲西闪之间,如马跳山涧,鹞鸟翻飞的身法功夫,王超心里还是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不过赞叹归赞叹,解决掉释永色的决心却丝毫没有变。既然双方都是仇家,王超可没有心慈手软的作风。尤其是释永色这样的高手,一旦脱逃,以后报复起来,那也真的很麻烦。

脚步一紧,背膀猛鼓!

王超在瞬间,又加了一层力量,把背的力量运到脚下,身体弓得更厉害了!真的宛如一只硕大的蜘蛛在水面上漂浮。

他每追出一步,地面上的积水都被踩踏得出现一圈圆形的涟漪,随即,圆形的涟漪一爆开,化成无数的水滴在路面上激射铺开,好像一朵朵巨大的白莲花一开即谢。

步步生莲!

王超的每一份脚劲,都运用得完美,踏到地面的力量,也恰恰弹起身体,以至于无意之中在积满雨水的大路上造成步步生莲的景象。

这样景象,幸亏是在雨中,没有人看见。要不然,肯定是壮观到了极点!

哧!

王超这一加力,两秒之内,距离再次拉近!终于逼近了释永色背后两尺的进攻有效距离!

毫不犹豫的,王超长臂一伸,一爪探出,捏向了释永色的后颈项窝。

释永色后颈窝的毛感觉到危险,猛烈的竖了起来,根根直立,好像斗鸡。

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自己跑路是跑不赢身后的王超了,唯一的机会,就是反过身来决一死战!

当跑都跑不掉的时候,决一死战也就是一种悲哀。但是释永色毕竟是绝顶高手,多次在生死之间徘徊过来的人,也绝对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相对于他的两个瑜伽上师巴尔马,齐洛亚来说,他的力量,体力虽然有差距,但打法,凶横的那种战斗意识却是强烈太多了。

头前折叠,脚内拐,返身,一拳捏成炮手,当胸就朝王超轰击,在打到半途,突然好像大枪转了个连环,变炮手为擒拿,抓捏向王超的胸口衣服,身子挤进,全身之力,向外一跌。

一轰,一拿,一跌。快得不可思议,千锤百炼。正是少林拳中的摔打绝招“野马卧槽”!

王超冷冷一笑,胸向后缩,短手在前,扣在心脏上,用了一手“护心拳”,正好接住释永色的擒拿,同时另一手反拧,小臂向下搓击,要一下劈断释永色的手臂。

“好快!力量好大!”

这一下的交手,“野马卧槽”的擒拿一下被“护心拳”接住之后,两手力量相较,释永色的感觉就是,对方的速度太快,而且最重要的是,力量太大了。好像是几十吨重的压路机压住了自己的手,一丝都动弹不得。

“难怪,上师有掷象的力量都不是他的对手!嘴里有四十颗牙齿……”

真正的手把手拼起力量,释永色再次感觉到了王超的恐怖。

啪啪!飞起两脚,踢向了王超的膝盖骨。眼看自己的手臂要被一下劈断,却又收不回来,释永色只得孤注一掷,飞起两脚,以“玉环鸳鸯步”的脚法,围魏救赵。攻向王超的下盘。

王超膝盖一弯,便不差毫厘的躲过了这两腿。但就这一下,上面的劲力有点散了,被释永色一拳接住劈击,另外一只手乘机收了回来,总算没有被弄得残废。

两人瞬间交手飞快,拳来脚往,鹰飞兔走!释永色倚仗深厚的功底,玉环鸳鸯步的下盘攻击,终于避过了一次危险。

“此人太恐怖,拳法已经天下无敌,只有逃过这一次,回去再纠集人手,用枪弄死他。”释永色心中瞬间转过念头,终于改变了心中的观念,他虽然是绝顶高手,但现在也要承认,在王超面前玩拳,是多么的可笑。

他准备再次逃窜。

但是就在他心中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的时候,王超一气口突然施展出了连环杀手。

左拳向上一钻,直接打脸,在释永色不差毫厘的闪避过去之后,突然转为翻天印拍击下来。释永色已经领教了翻天印的厉害,不敢硬接,又向旁边躲闪,王超身体一飘,突然踢出一腿。

这一腿踢出,释永色的耳朵里面连续听见了十多次崩崩崩崩崩崩……的声音。

这种声音就好像是古代那种强弓开弦拉动的声音。

这是王超踢腿之时,身上的大筋一崩一弹,炸出了弓弦撕裂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砰!

瞬间,释永色的脑袋之中只有唯一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身体如瓷瓶,被打碎一样,全身都失去了联络。

随后,他的眼睛之中看到了一连串的腿的残影击打在自己身上。腿的残影一落地,地面溅起的水花,在他的瞳孔中形成的硕大的白莲花形状水花。

这一下好像是幻象,来得快,去得快,在眼睛中一闪即逝。

然后,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