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你不死,我心难安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败了……我失败了……”

严元仪的心情正沉浸在刚才王超和《江山如此多娇》这幅画结合的意境之中,同时惊醒自己的锐气被王超一下所摄,心乱如麻强自镇定的时候,突然便听到王超这样的交谈,心中又是一惊,嘴里喃喃的拒绝着这两句话。

和人交手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都失败了,那从此以后便再也提不起反抗的念头来。

严元仪和王超交手多次,也曾经算计,抓捕,围攻等多种手段来对付他,但屡屡失败,不但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反而损兵折将。

但是严元仪并没有服输,仍旧是坚信自己能够杀掉王超,然后对付唐紫尘,颠覆唐门,拿到唐门的领导大权。这样无论对手有多么强大,她都能够始终面对,始终坚持的性格,正是抱丹高手的一种霸道。

但是今天,王超简简单单地站在《江山如此多娇》这幅宏伟巨画面浅吟品味的气势压力,却已经把她坚强的心灵压出了一丝裂痕。也使得她瞬间产生了王超这个人不可抗拒的念头来。

这样的心理变化,说来很玄,其实很简单。

就是严元仪被王超一下打懵了,打傻了,产生了“我惹不起你,以后见到你绕路总可以吧”的心情来。

这种心态对于一个高手来说,是很恐怖的。也就是王超以后就成了严元仪的克星,一道再也迈不过去堪。一个永恒的噩梦。

练武的,不怕输人,就怕输势!

严元仪在以前输了人,但却始终没有输势,但今天就这一下,似乎连势都输了出去。

“好,很好,很好……只要你死了,我今天的压力也就解脱了。这样一来,咱们已经没有可以谈的余地,就算我放弃了和唐紫尘的仇恨恩怨,也要非杀了你不可,你有你死了,我心才安。”

严元仪突然之间,两眼一睁,眉宇之间的神采十分诡异,说话也非常的直接:“从今以后,你王超一日不死,我心一日难安!”

在王超的压力下,严元仪居然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杀意。

“嗯,元仪,你不愧是绝顶高手。”王超迎上了严元仪的目光。语气一如既往,并没有一点敌意在内,反而是严元仪有些咄咄逼人。

“你不死,我心难安。”严元仪连说了几句话,调整好了刚才失落的情绪,变得沉静起来,语气也淡淡中带着强硬。

严元仪不愧是绝顶高手,心理素质强横无匹。立刻就已经转身过神来,知道王超已经成为了自己心里的一道阴影,这道阴影不去,她的心难安。

只有王超死了,她心才安。

所以她在瞬间,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心病,必须要以快刀斩乱麻的决断,将这块心病除掉。

在刚刚心理变化的瞬间,从最初的意兴索然,到猛然惊醒,再到做出决断,严元仪所用的时间非常之短,电光石火一闪之间。

如果是普通高手,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心灵被撼动了,很可能就会一辈子意气消沉,再也抬不起头来,但严元仪却不同,在一瞬间把颓废的心理硬生生的转了过来,反而更加坚定了对王超的杀意。

听到严元仪“你不死,我心难安”的话,王超就知道,严元仪不愧是绝顶人物。

“两位,今天是咱们洪门的宴会,为两位接风洗尘,怎么一见面就弄出这么大的火药味?杀气腾腾的。好话好说可以么?”

就在这时,一个温柔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

原来是洪门之中双修的那个女子,这个女子眉清目秀,嘴唇精巧,头发青丝如瀑,草绿芽黄淡色的着装,无论是声音,还是体态,都带着一股出尘的仙气,尤其是说话之间,贝齿如玉,带着淡淡的兰草女儿香气,配合温柔的声音,令人心旷神怡。

“嗯。你就是谢翩翩吧,这位是你的丈夫,纪浮尘?我听过你们的大名了。”

王超在来之前,倒是听说过唐紫尘讲洪门总会之中的绝顶人物,这一对夫妇纪浮尘,谢翩翩就是其中之一。

正如这一对夫妇的飘逸出尘的名字,他们正是洪门之中的一对神仙眷侣。人美,名字也美,富有诗意,倒是不像王超这位天下第一高手,名字大众化,土得掉渣。

“我们夫妇的名字居然能入您的法耳,也算是荣幸了。”

纪浮尘这个俊美男子的声音很清,很亮,但其中的韵味有些懒洋洋,也是听起来让人很舒适。

“元仪,其实咱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还谈了半天的拳法,动手切磋,也颇有韵味。不说一见如故,也不应该闹到今天这种地步才是。”

王超对洪门的这对夫妇点了点头,并不再和他们说话,而是转向了严元仪,言语却不似刚才那种杀气腾腾,也没有针锋相对,而是以着一种拉家常的语调。

这几句话之说得温和宁静,好像是严元仪不是他的敌人,而是关系交好的男女朋友。

这几句话以他天下第一高手的身份说出口来,并不是示弱,反而给人一种包容的大度。

“什么叫做切磋之间,也颇有韵味?此人如此奸诈!言语如九首雄虺,往来飘忽,吞噬人心!”

听见王超的这个语气,这个语调,严元仪刚刚镇定下来的心情又难过得差点吐血,这个拿捏气血的大高手居然头一次的脸上微微发红,显然是怒极气血上涌。

王超的话和动作,自从和严元仪见面以后,就好像是剑锋飘忽,忽然惊雷一动,强行炸开,忽然又如针尖细雨,慢慢渗透。招招直指要害,根本让人受不了。

王超不和她说第一次见面倒还罢了,说起第一次见面,她就血梢惊起,怒发冲冠。

她的脸本来晶莹,玲珑剔透,现在一丝气血涌到了脸上,就好像是白玉里面缠绕了血丝,增加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第一次和王超见面,她吃了平生最大的亏。以她的身份,联合赵光荣围攻王超,还在外面设下埋伏,不但没有收到一点效果,反而让王超用下流语气,动作足足的调戏了一番。

更令她受不了的是,王超把调戏她说成是“切磋之间,颇有韵味”这可就真的是差点让她一口血喷出来。

要不是今天在洪门总会中,她几乎就要立刻动手,和王超分个你死我活。

不过她看见了王超的目光,表面上温和,谈笑大度,感慨往事,但里面杀意隐藏得很深,非常的深,随时等着她出手攻击。

严元仪几乎可以肯定,只要自己一出手,王超便会以雷霆一击,突下杀手,将自己格毙当场。

以王超的实力,携带着天下第一高手的气势辅助,严元仪虽然自付拳法通神,身边又有赵光荣,但也着实没有把握抵挡住王超的突然发力。

“原来他刚才的话是引诱我出手,我一出手,他便有了名正言顺的机会杀我……在他的面前,我始终是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他不死,我心难安。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他要用语言调戏我,就也可以反过来调戏一下他,来而不往非礼也……他做初一,我做十五。”

严元仪想到这里,突然一下又安定了下来,脸上的一丝红晕退了下去,又恢复洁白晶莹的脸。

“元仪,咱们也是老朋友了,多年的交情。当年你和唐紫尘的矛盾,我们夫妻都知道得清楚,无非是为了争权夺利,如今你是国内军队的领导,而唐门之中又出了王超师傅这样的人物,你已经希望渺茫,何必再执着?不如化干戈为玉帛,或者井水不犯河水。”

谢翩翩突然插口道。

她夫妇二人刚才的精神都十分紧张,生怕严元仪动怒动手。

“化干戈为玉帛么……”严元仪手指头转了转:“打打杀杀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咱们今天也算是洪门的客人,总不能喧宾夺主……”

可是,就在她心念转,准备和王超打持久战的时候,王超却不给她这个机会了。

王超摇摇头:“元仪,我可以不计较你多次暗算,追杀我以往的事情,今天在洪门总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也可以和你化干戈为玉帛,只要你答应不参加这次武道大会。我现在只要你一个答案,可以,还是不可以。如果你说可以,那咱们把酒言欢,如果不可以,那就别怪我了。”

“今天,你少带了点人来,就算有谢翩翩,纪浮尘夫妇挡在这里,你身边也有赵光荣,我要杀你,仍旧是易如反。现在你表态吧,可以,还是不可以。只要你说个不字,我就动手杀你。”

这一番话,王超一下就把严元仪逼到了最后的绝境!

王超一进来,先以气势摄人,等严元仪抗过来之后,王超突然一软,避开锋芒,让严元仪以为松懈,突然又来最为猛烈的一击。

这连环三手,一紧,一松,最后绝杀。玩得炉火纯青,和他的拳法一样出神入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