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天下英雄(中)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下英雄,何其之多……而这次武道大会,可谓是天下动荡,龙蛇并起,群雄逐鹿,可谓是武术的乱世,无论是英雄,草莽,是龙是蛇,都会在这个舞台上一展身手,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这是武术界千年难逢的一次机遇,王超,你说会有多少厉害人物涌现出来呢?”

正在王超拿到了风采的资料,准备阅读的时候,严元仪闯了进来,笑语盈盈的说话了。

“天下英雄,天下英雄……”看见严元仪闯了进来,风采眼神一闪,伸手朝桌子上一拍,一个精巧的白瓷镶玉茶杯被挑了起来,斟满香茶之后,风采用手猛然一甩,杯子带着茶水一下甩出去,呼啸一声,直奔严元仪飞了过去。

茶杯剧烈旋转,在空中几乎是划出了一道裂痕,但里面的茶水却一点都没有旋转出来,这是打镖的一种暗器手法,无论是劲,还是用力,都巧妙到了极点。

仅此一手,就显现出了风采绝顶高手的功夫。

“好一手洪拳的梅花镖功夫。”

严元仪面对这样凶猛的茶杯飞来,手轻轻向前一招,宛如捉蚊子一样,挽了兰花指,轻轻一响,就把茶杯接在手里,稳稳当当,没有溅出一滴来。

轻轻闻了一口茶香,严元仪啜了一口,点点头,赞叹一声:“好茶!早就听说苏夫人在北京开了一个俱乐部,汇聚了天下各种各样的好东西,只是一直没有时间见识见识,早知道的话,我应该早来一趟的,还可以见识见识下,苏夫人的三皇炮捶的绝学!”

“那是元仪你深居简出了,况且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虽然身在朝野,却等于是个散淡的人,而我却是大隐于朝。”

风采刚刚扔出茶杯,是有意的试了一手严元仪的功夫。看见严元仪轻轻松松地接住之后,也不动声色。

这两个女人,虽然都是同样在北京上层圈子里面的大人物,但却从来没有交集过,更别说是见面了。

正如风采所说,严元仪深居简出,基本上除了出国杀人,就是在部队里面修炼拳法,偶尔聊天,也是和武运隆,刘沐白坐坐,聊几句拳法。就算是她以前的未婚夫李阳,要见她都不容易。

如果用现代的话来说,严元仪就是一个宅女。

而风采却完全是社交圈子里面的活跃人物。

两女就好像是两条平行线,就算挨得再近,也不会有交集。

“今天在座的,王超先生,我,你严元仪,都可谓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不论成败,单论武功,可称得上是英雄,也有资格评论天下英雄。昔日,曹操青梅煮酒论英雄,今天我们三人也论一番天下英雄,倒也是一件快意的事情。”

风采听见严元仪说到要见识见识她三皇炮捶绝学的时候,眼睛之中立刻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彩!

她慢条斯理地说着,但坐着的王超,却敏锐地感觉到了,风采的心脏跳得越来越缓慢,但是每一下的跳动,却都把血液输送到了全身,尤其是脚底五指,涌泉穴上面的血液,简直凝聚成了一片。

王超整个感觉之中,风采的脚下,就好像是灌了水银似的,沉重无比,但一旦迸发出来,却肯定是山崩海啸。

毫无疑问,这是在发动攻势,气血沉到下盘的前兆。

“想必苏夫人也是想真正的见识见识一下我的峨眉追风短打了,我虽然大病初愈,起死回生,不过拳法却并没有退步。苏夫人想乘机占些小便宜,却是打错了主意。”

严元仪看着风采,脚轻轻向地下一踩,屋子轻轻摇晃了一下,那些木质的墙壁,大柱子发出了咯吱咯吱难听的声音,好像随时都要倒塌。

“好!”

风采听见严元仪的这个话,轻轻一拍桌子,身体一点就起来,把左拳向外一撑,背撑成了一个半圆形,好像是大蟾半蹲跳起,同时右手竖立,肘势狂丢出去,一肘击破空气,如大马长枪,对刺冲撞,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严元仪的面前,要把严元仪一下冲击得粉身碎骨!

三皇炮捶,杀招,“张飞舞矛”。

风采这一肘击,形似大枪大马,但肘在猛击之间,瞬间晃动,仿佛到处都是锋芒,掠杀四方,如古剑法中的银蟒击。却不是同于一般以肘代枪的杀法。而是古代凶猛兵器,丈八蛇矛的运用!透着古战场凌厉一股惨烈凌厉的杀意,比大枪的直来直去,更加凶残。

三皇炮捶之中的杀法,到处都是透着古兵器的意境。

风采一肘丢出,真个如张飞再生,持丈八蛇矛,骑烈马奔腾,对人直冲,所向披靡!

严元仪在风采一动的时候,也动了。

她是何等的人物?王超都说了,天下高手,她排第五。虽然大病初愈,但因为齐洛亚的洗髓,她的体力,并没有拉下多少。现在风采一出手就是杀招,她当然不会示弱。

向前猛踏一步,严元仪手臂向前一挥,拂身钓腰,突然一下爆发出了漫天拳风臂影,拦截向了风采的拳。

孔雀开屏!

严元仪这一招,竟然是刘沐白阴符枪中的绝杀之势,孔雀开屏。

两位本来平行线一样的女人,都是绝顶高手的女人,从来不交集,但是,今天一但交集,三句话还没有说完,交起手来,立刻都是杀招不要命的丢出,仿佛杀父之仇,夺夫之恨一样。

砰!

就在两人的拳脚,在刹那之间要碰撞一起的时候,突然之间,两人的中间凭空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这个人,自然是王超。

天下间,也只有王超才能在这么仓促的时间,站到两个丹劲高手女人凶猛攻击的最中心部位。

砰!

王超左掌结印,五指弯曲,扣结,斜斜向上一顶,真是大手印之中的“金刚顶”,竟然硬生生的和风采的“张飞舞矛”的蛇矛冲肘撞在一起,就这一拳一顶,顶得风采向后接连退了三步,才稳住自己的身体。

与此同时,王超右手划圆,做龙蛇交缠之状,搭上严元仪的手臂,缠粘一下之后,顺势牵引,严元仪立刻就觉得身躯不稳,向后一退,随后把手收在背后,微微一笑:“王超,你为什么要出手?”

“你们,不要在我面前打架。今天谈别的,不交手。当然,你们如果要打的话,在武道大会上,可以一分胜负,给我一个面子,今天不交手。”

王超收了手,坐回椅子上,摇摇头,硬邦邦地说着话。他虽然很明白,绝顶高手之间要交手的理由,根本没有别的,想打就打,尤其今天两个女人,都是狠角色,见面不动动手那才怪。

不过王超依旧有压制的能力。

“王超,你还真不会劝架呢。不过既然天下第一高手调停了,就免了吧。”风采也坐了回去,笑盈盈的道。

严元仪也不再动手了。

“我的老本行就是打架比武,当然不会劝架。”王超摆摆手,又拿起了桌子上的资料,细心的观看起来。

突然之间,他的眼睛扫过了先前的几个人物,把目光定格在了第五个人物和第六个人物上面。

资料上的两个人物,是一中年一少年两个人,中年大约在四十岁左右,少的似乎在二十之间。都身穿黑衣,黄皮肤,黑头发,身材中等。这资料上的照片,发黄了,似乎十多年前的东西。

资料上面介绍也很简单,就是寥寥几个字,“无名,猛虎组织成员,曾经和大圈帮柳猿飞交手一次,柳猿飞逃。后盗取斯里兰卡佛牙,被政府军剿灭,怀疑未死……”

“十三年前的资料?十三年前,和柳猿飞交过一次手,柳猿飞居然不是对手?不过那个时候,柳猿飞还并没有踏入丹劲。既然能逃,那这个人也没有踏入丹劲。是化劲之间的交手,也算不得什么。这两个人,是一对师徒吧,盗取佛牙,被斯里兰卡的政府军围剿死了?怀疑没有死。有没有现在的资料?或者现在有人看见了这个人的下落没有。”

王超点着资料上的情报。

这是十三年前的资料,根本不可考证了。

“现代还活跃的高手,没有我们不知道的。要找那些隐藏人物,我们也只有拿出一些老黄历来了。现在没有人看见,可能真的死了。”

风采摊了摊手。

“十多年,二十年,三十年曾经活跃的人物,后来销声匿迹的,似乎死了,又没有确定的,我有很多。不过照片上的这一对师徒,我在十多年前丹劲没有成的时候,也碰到过。”严元仪也看了看资料,虽然是些老黄历,但却使她陷入了回忆。

与此同时,她咳嗽了一声,外面进来一个战士,手里拿着档案袋,里面满满的都是尘封已久的秘密资料!

“天下英雄……今天正好能和王超你品茶长谈,让我们品谈一下天下英雄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