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最后的战斗(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陈太一做梦也没有想到,严元仪的拳法精湛到了这样的程度,以手为刀,刀刀天马行空,不着痕迹,而且带着拖拉的锯齿劲,往往是一手刀劈击过来,还没有碰到身上,陈太一的毛孔就感觉到了火辣辣如电锯刀片切割的疼痛。

这种以手代刀的拳术,可谓是完全把春秋刀法,青龙偃月刀冷艳锯的那种古战场杀人之法完全展现了出来。

刚烈沉重,却又锯拉切割,任何防御抵挡,都不见效果,唯一的只有躲闪。

陈太一开始还不信,以太极拳的连环炮硬接了严元仪三刀,结果袖子全部破裂,好像剪刀裁开一般,幸亏是手卸力卸得快,否则连皮和血管都要被拉破。

陈太一这才知道,严元仪的手上功夫,已经到了八卦掌的最高境界,牛舌卷草而不伤的地步。

无奈之下,他只有尽力施展自己鬼影子一般的身法,左摇右闪,前晃后掠,让严元仪刀刀落空,闪躲之间酝酿着反击。

但是严元仪似乎并不给他这个机会,而是一鼓作气,正劈,反斩,左冲,右绞,前勾,后搭,连环斩杀,一刀快过一刀,身法渐渐地带动开来,步步生莲,到了上百手之后,居然和陈太一并驾齐驱,两人一逃一追,严元仪刀刀都险之又险的从他身边掠过,看得所有的人都惊险无比。

“这女人的力气怎么这么悠长,攻击了这么久,一口气也换,也不停歇?”

陈太一一连躲闪了上百步,飞快挪移身体,气也顾不得喘上一口,心里已经是苦不堪言。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息经过剧烈的运动,好像气球吹起来要爆炸一样,憋得厉害,需要喘息一口才能恢复过来。

但是他现在不能喘息,因为一喘息换气,身体就会呆滞一下,那下场就不用说了,直接被严元仪一手刀劈成重伤,甚至劈死。

如果是和别人的战斗之中,他还可以倚仗身法喘息换气,但是现在严元仪追得太紧了,后面只听见手刀裂破空气追杀的声音,眼睛都来不及看,这种情况下,转念头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是喘息了。

陈太一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被击败只是迟早的事情。

突然之间,他把心一横,回身猛然打出一招“铁圈手”,右手似藤条钢绳一般,猛一震抖,划出了一道圆圈,向中间缩紧,化为绞势,赢上了严元仪的劈刀手。

扑哧!

鲜血飞溅之中,血管破裂!

严元仪的手刀非同小可,刀刀如锯齿拖拉,就是钢板上一刀刷出,也要拖出一条长长的沟壑来,更别说是人的手臂了。

不过陈太一正是要牺牲自己的一条手臂,换取喘息的时间!

果然,这一下虽然血管破裂,但是挡住了严元仪的刀势,陈太一瞬间,一口长长的气呼出来,又吸进去,换了一口新鲜空气,全身精神一震,就好像是溺水快要窒息的人浮出水面得以呼吸,全身变得力量饱满。

陈太一这一下牺牲手臂,换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当然不肯放过,左手向内缩,好像蛇进洞,蓄势之后,猛烈一拳轰出,人似栽树,向下压挂,打出了全身的力量,正是太极拳最为平常,但却力量最为凶猛的“进步栽捶”。

这一捶打出,可说是破釜沉舟,成败在此一举。

一捶栽出,罡风暴烈,在场的人只觉得场中轰隆一响,好像是爆了一个空气炸弹,严元仪的衣服向后猛然飘飞,整个人好像被炸得飞起来一般。

陈太一这一捶的威势,是拼出了自己的性命,威力之猛,可见一斑。

严元仪在这一捶栽来,身体急速后退,好像是贴在拳头上飘飞一样,硬是让陈太一的拳轰不上身体,两人始终相隔肉眼区分不明白的一线。

一冲一退,三秒钟过后,陈太一锐气稍泻。

严元仪停住身体,一掌下压,正是八卦掌中的“盖磨盘”。

这一盖,手如磨盘,直接盖在陈太一栽锤之上。压得陈太一全身失去平衡,向前脚步不稳。

严元仪抓住这机会,手再一翻,抓住对方的捶,左右摇晃,再次破坏了陈太一的重心,带得他脚步歪斜之间,突然一抖。

哗啦!

陈太一整个人被抖飞在空中,连翻几个跟头,摔在地上,足足三分钟之后才爬起来,捂住受伤的手臂,一声凄厉的长啸,快步掠出了场地,从出口处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显然,这次他败得很惨。

看见陈太一受伤之后,长啸而走,在看台席上的吴孔玄发出了一声长叹。而岳鹏却盯着严元仪,眼神凌厉,似乎想扑上去,和严元仪见个高下。

不过现在没有轮到他,他也自然是不好下场。上次在南洋唐门,岳鹏和严元仪交了两手,觉得对方点子扎手,于是退而远遁,但却在王超的手里吃了大亏。那一次绝对不是什么光荣的经历,不过现在岳鹏苦禅功夫大成,在内心深处,自然有找回场子的念头。

此时,武道大会人选又少了一个,只剩下十七位,而丹道高手只剩下六位。

武道大会仍旧继续的进行着。

电脑的大屏幕上显现出了人的名字。

赵星龙。

沙曼都师。

沙曼都师是一位泰拳界的元老,和死在丘伟明手里的那位乃蓬·宝师铃一样。全身皮肤褐黑色,但牛油一般富有光泽,看不到一点的丘壑,眼睛也雪亮闪耀,精气神十足。

而赵星龙,也是全身精悍逼人,才上场,脱上掉衣,运气排打两下,周身就黑青如铁,如铁衣罩身。

这两个人,言语互相不通,上场也不交谈,各自运气调整身体。

等待铃声响起,赵星龙二话不说,一招披挂长拳,直击过去,拉得又长又大,相隔四五步距离就直接甩到了沙曼都师这个老头子的脸上,简直把完全超出了正常比武的打击有效距离。

这是劈挂长拳之中的通袖拳,配合步法,专门讲究放得远,打得长。

沙曼都师这老头子似乎也早有准备,一肘封住之后,滑步上前,泰拳,“神猴献宝”,膝盖横顶起来,插向赵星龙的裆部。

赵星龙反应敏捷,应验丰富,却也不会这么就中了反击,下步“指裆手”封膝,转腰出手,手如钢鞭,当中一截。

劈挂拳,投鞭断流!

“赵星龙的拳法,真是脱胎换骨了。”王超一看赵星龙这一招投鞭断流,真有截断江河的气势,便知道他比以前厉害了十倍。

面对这一招,沙曼都师似乎有点年老体衰,不敢硬接的味道,立刻后退。

但是赵星龙却并没有追击,而是一下钉子般钉在原地,等沙曼都师后退定住了,他才一拳轰击过去。

“好家伙,星龙躲避过了一个诱敌招数。”

霍玲儿道。

刚才沙曼都师后退,的确是一个诱敌之术,但是赵星龙明察秋毫,并没有中计,一副稳扎稳打的模样。

这是吃定了对方真的年老体衰,不能持久战。

果然,战斗并没有什么悬念。

赵星龙一直稳扎稳打,交手三个回合,沙曼都师突然发劲猛攻,两条手臂,胳膊,膝盖小腿八肢上下飞舞,铁棍一般的乱打。

但是赵星龙却不为所动,并不以暴制暴,宁愿放弃上风,在下风之中防守,也要立于不败。

三十多个回合之后,沙曼都师的体力不支便显现了出来,赵星龙立刻发动猛攻。出手连环劈挂,一连十多手之后,突出一脚“黄狗撒尿”。

砰!沙曼都师直接被踹飞,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吐血。

华人拳师,再赢一场,又淘汰了一个希望。

武道大会只剩下了十六人,人数越来越少,但是外围观看的人,却越来越来多。

赵星龙过后,电脑上排名却是朱洪智对巴西柔术的雷尔。

朱洪智和雷尔这两位老头,都是武术宗师,但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两人的弃权机会已经用完,再也没有退路,现在要么打下去,要么就退场,失去所有资格。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人不搏一把,尤其是实力悬殊相差不大的时候。

所以两个老头不约而同地站起身,走到场地,死磕。

两个老头都似乎知道要节约精力,到了他们这个地步,阅尽沧桑,语言斗口也没有什么用,是以两人在对望的时候,都静静养神。

铃声一响,两人也不急于动手,而是非常小心谨慎相互绕圈子,寻找破绽。

绕了几个圈子,朱洪智眼神一动,进步买了破绽,雷尔立刻抢身进来,就抓衣服,脚下一冲,反折腿骨的柔术绞杀技。

朱洪智似乎早就料到这一招,身体一晃,用了个沾衣跌,要把雷尔跌出去。

但是雷尔柔术多年,下盘极稳,抓住衣服,像粘在朱洪智身上似乎的,怎么甩都甩不掉。

突然!

朱洪智的衣服一下无缘无故的脱了,就好像是蛇蜕皮,蝉脱壳。雷尔一下抓住衣服,滑开出去。

沾衣跌,解衣脱身。这是两招对付柔术的拳法绝招。

雷尔这一下可就失去了重心,朱洪智再也不放过,突然十三连环拐子马踢出。

砰砰砰砰!脚脚都正中了雷尔的身上。

等十三脚踢完,雷尔完全倒在地上,呼吸全无,已经断了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