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最后的战斗(下)阳光少年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好,老当益壮!”

“真是老廉颇。”

“居然能支持到现在,经验太丰富,我看天下的拳师,现在谁敢小瞧朱洪智师傅,说他老了?不能打了?”

“时机把握得恰到好处,真是厉害。”

就在朱洪智一举击毙雷尔·格雷西这位老一辈柔术大宗师的时候,全场响了热烈的掌声和赞叹,还是惊叹。

热烈的掌声,赞叹,惊讶,非常之轰动,比丹道高手之间的搏斗还要激烈,似乎是朱洪智的精神感叹了所有的人。

的确,这样一个身体已经衰老的拳师,在全世界所有高手生死搏杀的舞台上,居然还走到了最后,这简直是一个奇迹。

所有的人,不得不承认,朱洪智本身也实在是一个奇迹。

面对这样热烈的掌声,欢呼声,朱洪智却是摇摇头,剧烈的呼吸了两声,脸色沉静如水,一步一步地走了下去。

刚刚的打斗,虽然只有寥寥几手,但已经消耗了他全部的精力和体力。

武道大会一路走下来,他的精神也崩到极点,身体也开始透支了。

“现在还剩下十五人,其中有的人还有弃权的机会,那么我还要轮到一场,才能进入天下十大高手的行业,希望不要功亏一篑才好。”

朱洪智心中暗暗想道。

他也是拼了老命了,凭借经验,还有运气,才走到了现在这一步,现在只差最后一步,就要得成正果。

但是最后一步,也尤其难走,朱洪智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死在战斗之中。

……

朱洪智一步步走下去之后,第八天的武道大会进行到了尾声,散场之后,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的清晨,武道大会最后的战斗又开始了。

这是第九天的战斗。

此时,看台上的人又多了几层。

在看台最好的位置,靠前的几排正中央,离场地只有几十步距离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俄罗斯总理普京这位大人物,身边护卫,众星捧月一般的围绕着,几十个。

而他的旁边不远处,则是欧盟的几位重要领导人也身边高手保镖环绕,正坐中央,观察着场地之中的比武。

而此时,国内军队之中也来了大人物,有几位肩上三星的上将。同时还有政界的两位常委人物,当然,他们身边的护卫更多。

武道大会越到后来,在国际黑市场牵扯的资金越来越大,甚至有的国家都摆到了市面上来做赌博。和买彩票,赌马,股票一般。

甚至,甚至国际金融市场上,和唐门有关的产业股票,还有体育搏击一类的股票,都在随着武道大会的胜利而狂涨。

这一切,都已经足已有搅乱国际金融市场的能力。

而且这是真正的搏斗,到处荡漾着无形死亡旋律,夹杂着人类体力巅峰的精彩演绎,坐在包厢之中,已经不足以看得其精彩,所以所有的大人物们都移出了包厢,亲自到场,选一个好位置,在重重护卫之下,亲眼目睹最后的盛况。

第九天一大早上,武道大会的最后十五人,都很可能要在这一天之中,分出最后的胜负。

十五人,没有几场战斗了。

这也很可能是武道大会最后的一天的战斗。

在这最后的关头,不管是场内的,场外的,都非常之激动,就连观看者,心中都血脉喷张,热血沸腾。

就连场地之中,再冷血,再狡诈,再擅长控制情绪的政客官员,也表露出激动万分的神采,没有一个人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

电脑的大屏幕到了最后的关头,也好像是有情绪似地闪烁得慢起来。一个一个名字的流淌过去,血红的字体显现出最后杀戮的疯狂。

第九天。

第一场。

白泉颐。

普西。

普西是俄罗斯武术家之中的最后一人了,也是武道大会最后一个不是华人的人选。

这个俄罗斯老头,长得并不高大,而是异常的瘦小,身子骨有点淡薄的味道,白发碧眼,眼眶深深陷落,好像是两团鬼火,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阴沉沉的腐朽,好像是就要入棺材死掉的垂死老头。

但是明白人都能看得出来,蕴藏在这个老头体内有一种武术家的刚烈,勇猛。

这也是他最后的战斗了,只要赢了这一场,他就算是退场,也可以进入武道大会的前十。

但是拦在他前面的是以残忍著称的白泉颐。

白泉颐在这次武道大会上,可谓是大出风头,不为别的,就是那残忍得令人发指和呕吐的手段。

现在这位白豹子一站在这里,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浓烈得实质一般的杀气,抽抽鼻子闻着,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洗之不去的血腥味。

白泉颐一上场,就盯着眼前的这个俄罗斯老头普西。

而普西也盯着他,两人都不说话,静静地等待着。

直到电脑的大屏幕上显现出了倒计时的时候,白泉颐轻轻一笑,牙齿微微露,白森森。

普西看见了白泉颐白森森的牙齿,眼睛一闪,几乎出了绿油油的火光。似乎是积蓄自己所有的力量,做最后一搏。

五,四,三……

电脑上的倒计时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

在场许多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准备看着激烈搏杀的开始。

白泉颐和普西的战斗,虽然不算顶尖的,但到了最后,这一战已经能够确定武道大会最终前十的名额,场外的赌注也是巨额,更何况,现在普西是最后一个不是华人的人选,这一战,牵动的东西尤其多。

但是,现场的状况,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在最后的倒计时三秒钟,普西突然之间,高高地举起了手,用俄罗斯高喊了一句,身体向后退去。

这句俄罗斯语的意思是“放弃”。

普西杀到这个关头,三次弃权的机会已经用完,现在弃权,就意味着彻底失去了资格。

但是,在积蓄力量的最后关头,这个俄罗斯武术家和白泉颐的对峙之下,弃权了。

现场一片哗然,尤其是俄罗斯总理坐的那个方向,众人都看见了,这位总理愤怒的骂了一声,但是谁也听不懂他在骂什么。

白泉颐长叹了一声,声音说不出的遗憾。

虽然他在最后三秒之中,不战而胜,但是谁都听出来了,这位“杀神”心思非常之惆怅。

普西一弃权,在场所有的,都是华人了。

当然,唯一例外的就是那位长长眉毛的GOD首领,他没有国籍,也没有民族,长相似是华人,但却又好像并不是华人,谁也不知道他的最终出生血统。

这一场弃权,武道大会只剩下了最后的十四人。

王超,GOD首领,巴立明,严元仪,风采,岳鹏,霍玲儿,王洪吉,珞小萌,赵星龙,谭文东,刘嘉俊,白泉颐,朱洪智。

这十四个人之中,还有四场搏斗,再淘汰四人,就会剩下武道大会的最后四个名额。

白泉颐和普西的对峙结束之后,半个小时过去,电脑的大屏幕再次排出了人选。

王洪吉。

谭文东。

看到自己对上了谭文东,王超的徒弟,王洪吉的目光之中依旧很冷静,没有半点的情绪,只是走下场去,看着比自己小了三四岁的谭文东道:“文东,你要比兵器,还是拳脚?”

谭文东一身运动装,打扮得好像是个刚刚上高中的少年,如果是走出去了,任凭是谁都不会知道,这么一个小小的少年,曾经是雄霸一方的黑社会老大,现在更是唐门的一方实权人物,更是杀到了武道大会前十四位的顶尖高手。

“悉听尊便。”

面对王洪吉的询问,谭文东只说出了四个字。

“咦?”王洪吉脸上显出了惊讶的神色:“文东,你不是擅长链子镖么?一条链子镖枪神出鬼没,今天已经是武道大会最后关头,为什么要放弃长处?”

谭文东在万众瞩目之下,双手微微上撑,张开嘴巴,竟然“啊”的一声,打了哈欠,懒洋洋好像在温暖阳光下午,刚睡醒,精力十足的韵味。

“他在故意的释放压力么?”

王洪吉也没有料到,谭文东居然在他面前做出这样懒散的动作。

“好像不是,他好像真的没有把这场打斗放在心上,武道大会最后时刻的压力,也没有压在他的身上。”

在谭文东这一撑懒腰,打哈欠,王洪吉先是疑惑,双眼凌厉地盯着他一举一动,但是对方身上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股气息非常的阳光,清新,朝气蓬勃,欣欣向荣。

阳光少年。

这是王洪吉对谭文东感觉中的四个字。

涉世未深,还有纯真心态的阳光少年。但是王洪吉知道,阳光少年这四个字,八竿子都和谭文东打不到边。

但是却就是感觉到了阳光,清新的气息。

王洪吉心中也有一丝奇怪和疑惑不解。

“难道他把拳法琢磨,消除了一切杂质?气质彻底的转换了过去,相当于心灵上的脱胎换骨,如果真是这样,这场比武就难打了。”王洪吉想着。

“倒计时就要开始了,咱们就论拳脚动手吧。”谭文东偏偏头,看了看电脑的大屏幕,懒散的道。

“好。”王洪吉答应一声,全力鼓劲,运转起了童子功,同时消除脑海之中的所有杂念,进入备战状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