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相见不识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蝶梦道:“知道的人应该有几个,其中就包括腾龙谷主。只是他可能不会说,因而娘想让你去另一个人。”

天麟疑惑道:“另一个人?娘是说冰雪老人?”

蝶梦点头道:“是的,娘猜测他一定知道此事。”

天麟笑道:“这个没问题,我马上去问就是了。”说完身体凌空一翻,人如滚动的雪球直线飞出。

蝶梦欣慰的看着远去的儿子,自语道:“再有十年,娘就不用为你担心了。”

回到腾龙谷,赵玉清让两位师弟陪着师妹方梦茹,自己则来到丁云岩所住的山洞。

见到师父,丁云岩一边请安,一边道:“早上弟子依照师父的吩咐,去了一趟天刀峰,果然发现了离恨天尊所说之人。那人很冷漠,就坐在天刀峰山头,遥遥的望着中土,也不说话也不过问弟子,但全身却散发出一股强者气息,令弟子在三里之外都心生惊恐。”

赵玉清眉头微锁,问道:“惊恐?他的气息很锐利?”

丁云岩想了一阵,摇头道:“感觉不是很锐利,但有种霸气,让人几乎抬不起头,不敢直视他。”

赵玉清惊异道:“如此实力之人,应该不至于这般显露,究竟他在干什么?”

丁云岩道:“这个弟子也很疑惑,可想来想去又想不出。”

赵玉清道:“此事先观察一下,以后有了新的变化再做打算。另外,吩咐谷中弟子少去天刀峰,以免发生不必要的事故。”

丁云岩道:“师父放心,弟子明白。”

含笑点头,赵玉清转身离开,声音却留在洞中。

“有空多关心一下林帆,十年后的他,应该有一番变化。”

丁云岩应了一声,心头暗乐。

来到冰雪老人的洞中,天麟呼唤了很久,直到他等待的不耐烦之际,冰雪老人才姗姗而来。

天麟有些不乐,臭着一张脸道:“你不够朋友,害我叫了半天才出来,是不是不想理我。”

冰雪老人赔笑道:“哪有,我刚才是不在,所以来迟了。怎么了,今天怎会想到一个人来找我?是不是心情不好,想让我给你讲故事啊?”

天麟见他一脸笑容,顿时抛开心中的不乐,拉着他的衣袖道:“今天我是专门来找你,想问你一个事。”

冰雪老人惊奇道:“专门来找我,那肯定不简单,你想问什么事?”

天麟注视着他的眼睛,沉声道:“我想知道,当初得到幽梦兰的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

冰雪老人眼神一呆,随即就清醒过来,反问道:“干嘛突然想到问这个?”

天麟嬉笑道:“怎么,你不想说?”

冰雪老人呵呵笑道:“你就准知道我讲的故事是真的?万一我是唬你们好玩呢?”

天麟慧黠道:“如此,你又何必在意呢?”

冰雪老人被他问得一愣,连忙干笑两声,掩饰心中的惊愕。

“既然你想听,我自然乐意相告。但你也得告诉我,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天麟道:“好,你只要告诉我当初得到幽梦兰的女人是谁,我就告诉你缘由。”

微微点头,冰雪老人回忆道:“记得那差不多是快六百年的事了。当时那对男女是师兄妹,师兄名叫陈宇轩,师妹名叫方梦茹……”

“啊!是她。”惊呼一声,天麟简直惊讶极了。

冰雪老人好奇道:“你知道这两人?”

天麟有些激动的道:“那什么陈宇轩我不知道,但方梦茹我见过,她昨天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现在就住在腾龙谷中,明天就要走了。”

冰雪老人轻呼一声,震惊道:“什么?她回腾龙谷了……真是想不到。你今天来问我,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天麟看着他,见他神情意外却并不激动,心头暗自奇怪,嘴上却道:“反正差不多了。好了,结果我知道了,我要回去了。”说完起身,故意停顿了一下,可冰雪老人并没有开口挽留。

回到天女峰,天麟兴奋的道:“娘,你猜得没有错,就是那方梦茹得到了幽梦兰,据说已经有六百年了……”

听完儿子的叙述,蝶梦沉吟道:“你说你留意过冰雪老人的神色,他很意外却并不激动。”

天麟道:“是啊,我就一直猜测,他是当年那第一个摘下幽梦兰之人,可现在看了似乎猜错了。”

蝶梦道:“是与不是不重要,毕竟那已经过了六百年,与我们没什么瓜葛。好了,你去练功吧,明天再去腾龙谷玩。”天麟应了一声,随即离开。

来匆匆,去匆匆,相逢恍如在梦中。

今日恨,昔日种,五百年来挂心头。

短暂的重逢,长久的分手,令人不舍却又难留,只得挥挥手,泪暗流,盼再逢。

腾龙谷口,赵玉清、寒鹤、田磊与方梦茹分手,师兄妹间真情流露,令人感触。

天麟拉着舞蝶的手,叮嘱道:“记得有机会就回来,不然要等十年之后,我才能来找你。”

舞蝶不舍的道:“我知道,我会等你的。”

挥手,回头,一路走,一路留,何时故人再相逢,切莫在梦中。

像是天边一朵云,飘然而来无声而走。

方梦茹带着她的梦,回到那起源之处,可得到的却是那尘封已久的痛。

这算不算是幽梦兰的诅咒?

赵玉清与寒鹤、田磊,他们不曾得到幽梦兰,但他们又过得如何呢?

或许,一切无关诅咒,只是那沧桑的遭遇令人难以承受。

腾龙谷的影子渐渐模糊,方梦茹的眼中泪水如雾。

五百年的情仇,她一个人承受。

如今回到故土,却又为何背负不住,要选择离开呢?

或许是梦已经碎了,她的心经不起二次波折。

或许是心已经倦了,她不想再勾起往昔的伤痛。

风,从耳旁穿过,呼呼而鸣,想述说点什么?

云,从脚下飞过,悠闲自得,想表达点什么?

舞蝶看着方梦茹,低声道:“太师祖,你是不是舍不得?”

方梦茹不语,心里却在自问,是舍不得,还是无法承受?

思索中,一丝奇怪的感觉忽然涌上心头。

方梦茹猛然抬头,只见附近除了冰山雪地,什么也没有。

眉头微皱,方梦茹自语道:“奇怪,为什么老感觉有人在某处看我,难道是我疑心太重?”

甩甩头,方梦茹抛开这个念头,继续赶路。

可刚过不久,那感觉又来了,而且还是那么的强烈。

停身,方梦茹决定将那人找出。

可仔细一看,意外的发现,在前方的一座冰山上,有一个身影正背对着这儿。

带着几分疑惑,方梦茹慢慢靠拢,很快来到那冰山前,只见一个全身雪白,连头发都纯白的老人,正凝望远处。

转到那人正面,方梦茹看着那陌生的脸庞,有股怪异的感觉。

仿佛这人很熟,可看了半天又不认得。

雪白老人看着方梦茹,眼神很淡漠,仿佛在他的心中,已经没什么能令他惊讶的事。

方梦茹首先开口:“你是谁?凝望什么?”

老人语气不波,平静的道:“我是我,也非我,在此凝望我的梦。”

方梦茹微皱眉头,觉得老人有些古怪,不免产生了几分兴趣,问道:“你的梦,在何处?”

老人望着远处,眼神空洞而木然的道:“我的梦,在梦中,那是前世一缕风。”

方梦茹有些感触,轻叹道:“如此说,你也是个追梦者。”

老人反问道:“你何尝不是呢?”

方梦茹凄然道:“我?哈哈……我的梦,全是痛,那是苍天的诅咒。”

老人眼眉微动,心灵似有波动,可惜方梦茹不曾发觉。

“有痛就有乐,甜蜜与苦涩。幸福或悲伤,其实易看错。”

方梦茹被他勾起了心中的痛,狂笑道:“错?我的一生错在何处?天苍为何如此待我?”

见她这般激动,老人轻声道:“莫恨苍穹,他并无过,只怨世人看不透。”

方梦茹神情癫狂,悲呼道:“看不透,好一句看不透,你说得容易,你自己又如何?你若看透,何用在这里凝望你的梦?”

微微摇头,老人道:“痴狂之人,必有伤痛。你若愿意,不妨听我故事一则。”

方梦茹嘲笑道:“故事?好啊,我这一生难得听人讲故事,今日就感受一下。说吧。”

老人微微颔首,轻吟道:“传说在冰原之上有一种奇花,名叫幽梦兰。它可以让修道之人增加十个甲子的修为,但却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一生都无法与心爱之人厮守。”

方梦茹身体一颤,厉声道:“胡说,你骗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说?”

老人神情淡漠,木然道:“我是我,凝梦者。至于传说,信不信在你,真与不真,那就只有问当事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