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八大绝技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听完这话,徐靖感触道:“若非师叔祖的一番话,我还真的以为只要到达归仙境界,就算是修为大成了。这样看来,我以后还得坚持不懈,一直修炼。”

寒鹤闻言欣慰的点头,田磊则道:“慢慢来,人生岁月漫长,这是急不得的事情。眼下你修为到了一个瓶颈,可以适当轻松一下,多多苦练运用之法,把心思放在剑诀、身法之上。”

徐靖道:“师叔祖放心,靖儿明白。这一次比赛,靖儿一定把冠军拿下,不负你们的厚望。”

寒鹤笑道:“自信上进,值得表扬。只是你也不可轻敌。离恨宫与天邪宗的薛峰、夏建国都是可造之材,这么多年他们一定刻苦修炼,其修为不见得比你差。此外,林帆曾服食过一只七百年人参,修为增加了一甲子,你也得留意他。”

徐靖有些意外,诧异道:“林帆服食过人参?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寒鹤笑道:“云岩一直封锁这个消息,我也是从你师祖那里得知的。”

田磊道:“其实我倒是不担心林帆,反而是新月我觉得有些古怪。以前,我能清楚的看出她的修为怎么样,但如今却发现她越来越神秘,且师兄也有意无意的掩护她,使得我不好追问。”

寒鹤沉吟了一下,轻叹道:“师弟啊,你其实没有发现,师兄最看重新月,似乎他看透了新月的未来,作出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举措。”

田磊摇头道:“师兄一向深不可测,谁能猜透他的心思呢?算了,不说这事了。徐靖啊,你让你师傅提亲之事,那边怎么回答?”

徐靖道:“五师叔没有拒绝,但却说要由师祖决定。此事还望两位师叔祖成全。”

田磊道:“这事你放心,我会在师兄面前帮你说话,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徐靖脸色大喜,感激道:“靖儿先谢过师叔祖了。”

寒鹤看着他那高兴的模样,眼中露出一丝复杂的光芒,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最终还是放弃了。

同一时刻,在冰雪老人居住的洞中,林帆正在加紧修炼。

其翻飞的身影,快捷的身法,配合那连绵不断的剑芒,就宛如一个光球在洞中来回跳跃。

一旁,玲花与冰雪老人默默观看,二者脸色各异,带着明显的变化。

在玲花脸上,挂着兴奋的微笑,明显因为林帆的表现而感到欢喜与惊讶。

在冰雪老人脸上,除了微笑之外,更多的却是一种伤感,还带着淡淡的怀念。

似乎他从林帆的身上,又看到了自己的从前。

片刻,林帆练功完毕,来到二人身边,询问道:“怎么样,我练得还行吧?”

玲花笑道:“好,太好了,到时候足以与徐靖师兄一争高下。”

冰雪老者淡然道:“勉强不错,但要想取胜还差了点。”

林帆脸色一沉,问道:“冰雪老人,我还有什么地方修炼得不到家吗?”

冰雪老者迟疑了一下,轻叹道:“你心智坚毅,这么多年来进步神速,可你所会的法诀那徐靖都会。而他会的你却不会,你拿什么去赢他?”

林帆反驳道:“师傅说过,实力的强弱以修为而论,只要我修为够强,即便同样的剑诀,也能取胜的。”

冰雪老人问道:“你肯定自己修为就比那徐靖强?”

林帆楞楞道:“反正自认不会比他差。”

摇头一笑,冰雪老人骂道:“蠢货,你二人修为相当,他法诀方面比你强,你还比什么啊?”

林帆不服的道:“十年来,我跟你也学了不少法诀,那些他也不一定会啊。”

玲花一旁帮腔道:“对啊,对啊,我们跟你学的法诀,师傅都不曾教过啊,那徐师兄一定也不会啊。”

冰雪老人轻声道:“我教你们的那些,只是一些力量运用的小法门,在某些时候可以派上用场。可真正在比赛中,要凭那些小玩意,你是很难取胜的。本来,徐靖若只是跟着他师傅修炼,你要取胜并不难。可他如今跟着你们两位师叔祖修炼了九年,习成了玄寒阴煞与烈阳真火两门法诀,一旦被他融会贯通,到时候威力必然倍增,又岂是你的玄冰法诀与三阳神功所能抵挡?”

林帆沉默了,徐靖的情况他有所了解,知道冰雪老人所言都是事实,自己能拿什么去赢他呢?

玲花察觉到林帆的失落,拉着冰雪老人的衣袖,祈求道:“冰雪老人,你就帮帮林帆吧。我们知道你有办法,你就教教他吧。”

冰雪老人不说话,沉默了许久后,轻叹道:“其实十年间,我已经传授了你们不少东西。只不过我将一些完整的法诀拆开,分次传授你们,故而你们并不曾体会到。现在,距离大会还有四天,要将之前所传授的法诀融会贯通,这至少需要一天时间。剩下的三天,我怕你学不成我要传授你的东西啊。”

林帆正色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见他有此自信,冰雪老人稍感欣慰,轻声道:“腾龙谷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有九大洞府八大绝学,这是它名扬天下的原因所在。”

玲花好奇道:“八大绝学?我们怎不知道啊?”

冰雪老人解释道:“九大洞府中,腾龙府是腾龙谷的象征,是权力所在。玄龙洞天最为神秘,内藏腾龙谷无上法诀——腾龙九变。天华洞府最是威严,乃腾龙谷历代谷主坐化之处,有长老把关。冰玉九玄洞天变化多端,乃腾龙谷禁地,孕育着冰玄玉华神诀,是一门神鬼莫测之法。剩下六绝,分内三绝与外三绝。其内三绝指冰火诀(玄寒阴煞与烈阳真火)、飞龙诀、玄阳诀(玄冰诀与三阳神功)。外三绝乃身法(飘雪身法与飞龙身法)、剑诀(飞雪剑诀与飞龙剑诀)、御冰诀。”

玲花惊叹道:“照你这样说,我们修炼的玄冰诀与三阳神功,以及飘雪身法、飞雪剑诀,都只占了八绝中的三绝?”

冰雪老人淡然道:“是啊,腾龙谷弟子,一般都是从玄冰诀与三阳神功开始学起,然后是飘雪身法,飞雪剑诀。只要练好了这几样,就可以出师了。至于腾龙九变,那是谷主世代单传,寻常弟子根本没有机会。冰玄玉华神诀非机缘不可得。冰火诀需要一定身份地位,以及实力才能学。”

林帆插嘴道:“那飞龙诀呢?为何从来不曾听说有那位师伯会啊?”

冰雪老人笑了笑,隐约有些苦涩,低吟道:“飞龙诀很奇特,要身居飞龙潜力之人,才有机会学成。你师傅那一代中,个个天资愚钝,又岂能修炼飞龙诀?”

玲花不解道:“冰雪老人,这些事情我们都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再者,你说这些,又想告诉我们什么呢?对林帆的修为有帮助吗?”

冰雪老人没有理会,目光移到林帆身上,问道:“你能回答她的问题吗?”

林帆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抬头看着冰雪老人,不甚肯定的道:“我隐约猜到了一些,但不能肯定。”

玲花问道:“师兄,你猜到什么了,告诉我啊。”

林帆沉声道:“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想到,只是大家一直有意避开这个话题罢了。冰雪老人为什么会居住在这,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到如今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玲花愣了一下,随即轻呼道:“师兄是说,他也出自腾龙谷?”

林帆看着冰雪老人,点头道:“是的,他也出自腾龙谷,而且应该是与师祖同辈。不然他不会知道这么多腾龙谷的事情。其实早在十年前,天麟就猜到了这一点,才会让我们来这儿修炼。”

玲花一脸惊讶,张着小嘴楞楞发傻,一动不动的看着冰雪老人。

幽幽一叹,冰雪老人低吟道:“多少年了,我一个人呆在这,整日与寂寞相伴,生活在回忆之中,那其实是一种惩罚。你们的到来,为我增添了不少欢笑,让我找到了一种寄托。是以我明知天麟的企图,却也不曾拒绝,想要从你们身上找回一点儿时的记忆。如今,你们慢慢长大,有些事情再也隐瞒不了,所以我陷入了矛盾之中。”

林帆似乎明白他的心情,轻声道:“你不想别人知道你的存在,所以你在传授我们法诀之时,就早做了打算,生怕其他人从我们身上发现你的情况。”

冰雪老人轻叹道:“是啊,我是一个不应该存在之人,何必再给别人平添事端。”

玲花回过神来,问道:“冰雪老人,这就是你之前一直迟疑的原因所在?若是这样,就当我没有说一样,你不要在意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