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顽皮天麟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下谷之际,楚文新问了一句。“前辈,易园门下是什么时候来此?”

张重光道:“他们是午时到的,与你们一样,也是三人。现在好像是天麟在招呼他们。”

楚文新含笑点头没有多问,跟在张重光身后很快就到了腾龙府,拜见了谷主赵玉清。

双方见面,少不了一番客套与见礼。

待熟悉之后,赵玉清对古、谭二人道:“尔等年少有为,乃正道栋梁之才,以后平定天下可全靠你们。”

古易天恭敬的道:“前辈过奖,我等修为浅薄,但身为除魔联盟的弟子,自当尽力维护天下和平。”

谭青牛道:“修道之人不为名利,但求问心无愧,对得起天地。”

赵玉清笑道:“说得好,不愧是除魔联盟的杰出弟子。此次你们不远千里,为天下和平而来,我代表冰原三派感谢你们。目前,离恨天宫与天邪宗高手都在这里,加上易园的高手,可谓是冰原与中土两大势力齐聚一堂,大家正好交流商谈,共同探讨眼前的形势。”

楚文新道:“前辈所言甚是,晚辈也正有此意。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应该可以化解当前的危机。”

赵玉清道:“如此你们就先在腾龙谷转转,待晚饭之时,我们再一起商议。”

楚文新应了一声,没有异议。

于是赵玉清便吩咐腾龙谷门下,带着楚文新三人离去。

坐在腾龙府里,赵玉清脸上写满了心事,一个人默默沉思。

片刻,一个身影突然而至,将他从沉思中惊醒。

抬头,赵玉清脸色一惊,连忙起身道:“师叔,你来了。”

来人须发皆白,身材中等,一张苍老的面孔刻满了岁月的痕迹。

“我听寒鹤说了,情况真的那般严重吗?”

赵玉清挥手请老人坐下,语气担忧的道:“雪隐狂刀的出现,预示着几千年前那批消失的高手将重临修真界。”

老人神色平静,淡然道:“仅仅一个雪隐狂刀,你应该还可以应对。”

赵玉清轻叹道:“若只是一个雪隐狂刀,我自然不会派师弟前往天华洞府请示师叔。问题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接下来必将还有更为可怕的高手出现。目前,最新的消息显示,一年前销声匿迹的天蚕又重现冰原,他正想法要救出当年的天蚕老祖。”

老人脸色微动,问道:“你希望我如何协助你?”

赵玉清道:“天华洞府共有长老四人,我希望在必要时能全部出来协助我们。目前,离恨天宫与天邪宗两派高手在此,师叔可以暂时不用现身。待时机到了,我会通知你们。”

老人道:“腾龙谷有祖训,非万不得已,天华洞府不许插手凡俗之事。你要我们全部出来,这就意味着腾龙谷将面临毁灭性的灾劫。这可不是儿戏。”

赵玉清严肃道:“师叔不用质疑,若非事关生死存亡,我绝不会作此决定。”

老人点头道:“那好,到时候该出手时我自会派人协助你。此次大会,你估计你师妹会不会来此?”

赵玉清脸色微变,叹息道:“师妹对于当年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至今都还活在仇恨里。”

老人轻叹道:“痴儿啊,她又如何明白当初师兄的好意。”

赵玉清苦涩道:“师傅当年若是实话告诉她,或许她现在会好过些。”

老人低吟道:“六百年轮回一次,你师傅当年也是别有用意。”

赵玉清微愣,不解道:“师叔所谓的六百年轮回一次,不知什么意义?”

老人看了他一眼,起身道:“你真以为那事情能隐瞒一世?”

话落不待赵玉清开口,老人的身体便淡化在虚空里。

坐在那里,赵玉清神情奇异,沉思了许久后,自语道:“或许是时候解开当年那段隐秘了。只是解开之后又如何呢?难道还有办法,能弥补这一生的憾事?”

淡淡的疑问带着几许忧虑,或许当年的那段往事,不仅给那对相爱之人造成了永远磨灭不了的印记,也给见证了这段爱情的其他人留下了毕生难忘的记忆。

带着江清雪、陈风、郭建三人大致游览了一遍腾龙谷的景色,天麟便领着他们来到谷口,介绍黑小猴三人给他们认识。

由于都是年轻人,双方很快就熟悉起来,黑小猴三个更是主动的带着陈风与郭建四周转悠,剩下天麟陪着江清雪。

看着四周的景色,江清雪笑道:“冰原很美,可惜变化单一,少了中土山水的灵秀之气。”

天麟笑道:“是啊,这里一年四季冷冰冰的,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浑身透着冷气,哪里像姐姐这种从灵山秀水之中出来的人儿那般娇艳美丽。”

江清雪白了他一眼,骂道:“油嘴滑舌,就知道贫嘴。你要一直这样,将来还不知道会害了多少女子。”

天麟叫屈道:“姐姐这样说,那可是冤枉我。”

江清雪娇声道:“少来,我才不会冤枉你。就你的习性,从来只有你糊弄别人,没有别人糊弄你的。”

天麟干笑两声,岔开话题道:“姐姐难得来此,不如我带你四处走走?”

江清雪道:“也好,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发生情况也容易找路。”

天麟闻言给丁云岩打了个招呼,随即便带着江清雪离开了腾龙谷。

穿行于风雪之中,江清雪道:“天麟,你自小在这长大,会不会觉得寂寞?”

天麟想了想,回道:“我从小跟娘修炼法诀,一有空就到腾龙谷找黑小猴他们玩,倒也不觉得寂寞。姐姐呢?你小时候寂寞吗?”

江清雪脸上露出怀念的笑容,轻声道:“姐姐小时候很寂寞,除了师傅之外没有任何小伙伴,直到十五岁遇上云枫大哥与许姐姐,我的命运才发生了转变。”

天麟问道:“云枫大哥与许姐姐是谁?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江清雪道:“云枫大哥就是易园的掌教,许姐姐是他的妻子。那些已是二十年前的事情。”

天麟有些意外,惊异道:“二十年前?可姐姐与十年前一般无二,反而更加漂亮了。”

江清雪娇媚的瞪了他一眼,骂道:“你啊,说话老是口没遮拦。你要记住,以后在异性面前,若非十分相熟之人,一般不要开口闭口说别人长的美丽,那会给人一种轻佻的感觉。”

天麟嘿嘿笑道:“姐姐面前,我从来都说实话。”

江清雪笑道:“小鬼头,嘴这么甜,是不是想戏弄姐姐啊?”

天麟否认道:“没有,我哪敢戏弄姐姐啊。”

说完身体突然靠近,趁着江清雪愕然之际,竟然亲了她一下,并道:“姐姐好香啊。”

话落一闪而逝,像个调皮鬼一般,出现在数十丈外,得意的挤眉弄眼,冲着江清雪大笑不停。

脸色一红,江清雪羞怒道:“你个小鬼,连我都敢戏弄,看我怎么修理你。”

说完身法一展,幻化出数十道分身,从四面八方朝天麟扑去。

那情形,宛如仙女思尘,正展示着妙曼的舞姿。

见此,天麟怪叫一声,眼中含着笑意,施展出飘雪身法,在江清雪那幻化多变的身影中来回穿梭,总是玄之又玄的避开江清雪的追击。

察觉到天麟的情况,江清雪心里气恼,不服输的个性致使她一心想抓住天麟。

为此,江清雪轻喝一声,幻化分散的身影逐渐合拢,并加大了攻击力度,使得她幻影分布的区域,出现了一个相对封闭结界,正急速收紧。

同时,江清雪转变了法诀,身体瞬间灵活起来,意识轻易就捕捉到了天麟的所在,一晃便出现在他面前,惊得天麟怪叫不已。

“想跑,没那么容易。”

玉手轻挥,流光四溢,江清雪右手发出一束玄青色的光芒,宛如捆仙绳一样,朝着天麟套去。

感应到江清雪的变化,天麟心头略惊,除了赞叹她的不凡修为之外,对她的身法也是大感诧异。

当然,仅凭这些还难不住天麟,只闻他轻笑一声,“我变。”人便突然从原处消失。

江清雪一惊,喝道:“任你如何变,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说话间,江清雪周身气势外放,一团淡青色的光界以她为中心瞬间张开,笼罩着方圆百丈空间,正好将天麟困在里面。

稍后,江清雪的身体一闪而至,出现在天麟面前,凤目含威的瞪着他,叱道:“还不乖乖上来受罚。”

天麟眼中闪动着诱人的光辉,轻笑道:“姐姐这模样真是威风凛凛,不过身外这结界似乎还弱了一些。”

江清雪避开他的眼神,哼道:“弱也一样能困住你。看招吧。”

双手扣诀,江清雪控制着体外的结界,开始快速收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