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同门对决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天麟暗自发动冰神诀,以悄然无声的方式,利用飞落的雪花传输冰雪之力,借此来增强林帆的修为,以便他尽早伤愈。

天麟的举动极其隐秘,加上冰神诀的神奇,是以并没有人发现这件事情。

席上,观战之人此时正谈笑风生,闲聊着一些琐事。

江清雪见天麟静立不语,当即挥手将其叫到身旁,轻声问道:“你是不是之前就知道了这个结局?”

天麟笑道:“姐姐以为呢?”

江清雪没有理会他的反问,自顾自的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你之所以不参与这一次的比赛,是因为你把希望放在林帆身上。我说得可对?”

天麟道:“姐姐聪慧美丽,哪有不对之理。”

江清雪瞪了他一眼,娇声骂道:“贫嘴,少跟我来这些。刚才的交战我曾仔细分析,林帆虽然获胜,但却有些侥幸。待会遇上徐靖时,他们同出一门彼此熟悉,那时候林帆恐怕就没有这次的运气了。”

天麟眼神微动,低声道:“谢谢姐姐提醒。”

江清雪看了他两眼,神情有些怪异,幽幽道:“你啊,或许这辈子注定就要欺负别人。”

天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辩驳道:“我欺负别人,可从不欺负姐姐。”

江清雪白了他一眼,哼道:“鬼才相信你。”

天麟讪讪一笑,移目四望,却发现楚文新正看着自己与江清雪。

想到楚文新一直暗恋江清雪,天麟不由试探性的问道:“姐姐,你觉得楚大侠为人怎么样?”

江清雪愣了一下,问道:“干嘛这样问?”

天麟嘿嘿笑道:“我觉得你们似乎很般配。”

江清雪脸色一沉,不悦的道:“不许胡说八道,他虽然谦和有礼,但并不适合姐姐,以后你休要再提,不然我就不理你。”

天麟陪笑道:“姐姐莫生气,我随口说说,以后决不再提。”

江清雪脸色稍好,低声道:“以后我们各交各的,你莫要把姐姐与他拉到一块,我不想他误会。”

天麟心头一动,江清雪说这话,不是表明她早就知道楚文新在暗恋自己?

有此发现,天麟不知为何有股喜悦,当即轻笑道:“姐姐放心,天麟明白你的意思。”

江清雪微微颔首,不再多语。

回到善慈与舞蝶身旁,天麟笑道:“等这一场比赛之后,我们就好好去玩一玩。”

善慈看了一眼谷外那些人,笑道:“恐怕没有多少时间让你玩吧。”

天麟不在意的道:“目前三派齐聚,又有易园与除魔联盟的高手在这,根本不用我们操心。”

善慈笑笑不语,舞蝶则低吟道:“十年光阴,物是人非。还有多少回忆铭刻在心?”

天麟道:“这里曾经留下了我们的足迹,如今只要我们沿着当日的足迹前进,就能找回那逝去的回忆。”

舞蝶看着他,又看看善慈,神情有些落寞的道:“希望如你所愿,时光并没有拉远我们彼此间的距离。”

善慈安慰道:“不要担心,寂寞的岁月虽然冷清,但我们之间的情谊将永留于心。”

舞蝶闻言笑了笑,目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方梦茹,神色中含着几分天麟与善慈不解的含义。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当一炷香时间过去,徐靖正好睁开眼睛,带着几分迷茫看着附近的情形。

张重光站在他的附近,见他醒来顿时满脸高兴,略显激动的道:“靖儿,你伤势可曾还要紧?”

起身,徐靖道:“师傅莫要担忧,我的伤势已经痊愈。现在情况如何?”

张重光听他已然无碍,心里顿时落下了一块大石,移目看着林帆所在的位置,低声道:“在你疗伤之际发生了一些事情,为师稍后再告诉你。目前林帆与薛峰之战已经结束,最终是林帆获胜,你要千万小心。”

徐靖闻言一惊,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质疑道:“林帆打败了薛峰?这怎么可能?”

张重光低声道:“不要惊讶,这是众人有目共睹的事情。林帆将十八招飞雪剑诀融合成一招,以其惊人的威力获得了胜利,你切忌小心。”

徐靖轻呼道:“十八招飞雪剑诀融合一招?这似乎从来没有人尝试,他是怎么办到的?”

张重光摇头道:“为师也不明白,反正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好了,看样子他要醒了,你准备一下,比赛马上开始。”

睁开眼睛,林帆扭头看了一眼满头大汗的丁云岩,低声道:“师傅,谢谢你。”

丁云岩摇头道:“不要说谢,你应该明白为师的心意。”

起身,林帆看着丁云岩,语气坚定的道:“师傅放心,十年之后,我不会再轻易放弃。”

丁云岩看了他一会儿,点头笑道:“好,有你这句话,师傅很高兴。加油吧,师傅相信你。”说完转身离开。

席上,赵玉清见此,开口道:“云岩,你到我身后来观看。重光,开始吧。”

丁云岩有些意外,带着几分窃喜,走到赵玉清身后,与天麟站在一起。

张重光走到场内,挥手将林帆与徐靖叫到身边,对台下众人道:“现在,我们举行本次冰雪盛会最后一轮比赛,胜者将成为本届大会的获胜者。大家请鼓掌为他们助威。”

台下,众人欢呼鼓舞,十分热情。

挥手,张重光压下众人的喧哗之声,沉声道:“此次比赛,由腾龙谷门下徐靖对林帆,现在就请二人做好准备,比赛马上开始。”

说完看了徐、林二人一眼,缓缓的退出数丈距离。

场中,林帆看着徐靖,神情淡然的道:“徐师兄,很高兴能在这高台之上与你比试,届时还请师兄手下留情。”

见他开口便是客套话,徐靖也挤出几分笑容,笑得有些勉强的道:“林师弟言重了,既是比赛就一律平等,我们各尽所能,切莫相让才是。”

林帆道:“徐师兄说得是,我定当全力以赴,还望师兄多加小心。”

徐靖自负的道:“多谢师弟提醒,你也小心,可不要让我失望。”

林帆听出他话中的轻蔑之意,眼眉微微跳动了一下,笑得有些奇异的道:“听说这一次的比赛关乎师兄与新月师姐的未来,我岂不成了师兄的绊脚石?”

徐靖笑容一收,微哼道:“如若你这话是代替天麟所言,我劝你最好少说两句。”

林帆笑了笑,毫不在意的道:“看来徐师兄对我与天麟的关系了解得很透彻。既然如此,我们就手下分个高低。请。”

长剑微扬,剑气袭人,林帆在这一瞬间仿佛变了一个人,周身透露出冷冽的霸气。

徐靖心头一惊,疑惑的看了林帆几眼,沉声道:“看不出你原来竟有如此修为。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领。”

手腕一转,长剑低鸣,密集的剑芒自动散开,宛如一团云霞,围绕在徐靖身外,组成一道防御剑幕。

林帆眼神一惊,发现在面对徐靖时,与面对薛峰完全是不同的感觉。

之前,他面对薛峰,能够心平气和,可现在面对徐靖,却又一种不安的感觉。

是徐靖真的比薛峰厉害,还是因为徐靖是同门师兄,对自己更具有威胁性?

思索中,林帆面无表情,淡漠的道:“师兄既然礼让,那这第一招就由我先开始,你小心。”

心字一出,林帆便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手中长剑翻飞滚动,两百三十九剑糅合成七道剑柱,锁定住徐靖七处要穴。

轻笑一声,徐靖显得毫不在意,身体凌空倒转,手中之剑飘逸轻灵,眨眼就发出数百道剑芒,将林帆那快得惊人的一击给弹了出去。

一击不成,林帆身影三分,呈品字形分布于徐靖身外,三个分身同时施展不同的剑招,展开了奇绝诡异的攻击。

面对林帆的进攻,徐靖心神一紧,虽说飞雪剑诀他早已滚瓜烂熟,但是像林帆这种胡乱拆招,随意组合的攻击方式,应付起来还是很吃力。

不过徐靖毕竟不同常人,他在察觉到身处被动之时,立马抽身而退,先摆脱了林帆的纠缠,随后快速进攻,以惊人的速度打乱了林帆的计划。

明白徐靖不好对付,林帆显得格外小心,在施展飞雪身法之时,偶尔会来一两招奇异的身法,玄之又玄的避开徐靖的追击。

如此,两个同门师兄弟展开了快速追击,以身法、剑诀一较高下,看的观战之人大为振奋。

其中,张重光、丁云岩最为紧张,寒鹤、田磊密切关注,天麟神色沉默,方梦茹则表情怪异,神态变化不定。

“同门之间的比试,其实有很多局限性。”

轻轻的,善慈在天麟身旁提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