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善意提示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天麟不甚在意,淡然道:“走了两位,也算有点成绩。虽然他们不一定能活着离去,但至少他们还有自知之明。”

笑三煞不解,问道:“天麟,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何说他们不一定能活着离去?”

天麟笑道:“原因很简单,冰原三派不为难他们,但却不表示其他人不为难他们。眼下的冰原,已然是一块是非之地,其隐藏的高手之多,绝非你们所能了解。现在你们既然已经表态不肯离去,那我们就来说一些双方关心的话题。”

此话一出,大家都看着天麟,心里揣测着他接下来会说什么事情。

见众人投来关切的眼神,天麟目光一转,看了一眼附近的景色,笑道:“幽梦兰的传说极具神秘色彩,不但吸引了你们,还吸引了另外一些人。现在,他们就隐藏在这附近,各位觉得有没有必要把他们请出来一叙呢?”

闻言,西北狂刀、飘零客等八人脸色一变,一致瞪着天麟,猜不透他话中的含义。

说实话,在场谁都知道这附近还隐藏着其他人,可谁也无法肯定这些隐藏的人是何来历有何用意。

为此,之前谁也不提,为的是不想在幽梦兰出现之前节外生枝。

可现在天麟突然提出这事,这让在场众人不得不考虑,到底天麟心中有何用意?

这样做的结果,最终对谁有利?

沉思了片刻,西北狂刀冷漠道:“天麟,有些事情太复杂会让人很难处理。”

奇异一笑,天麟道:“简单的事情往往没有空隙,可复杂的事情却有机可乘。”

西北狂刀皱眉道:“你很聪明,但不要忘记,聪明的人往往短命。”

天麟淡漠道:“谢谢提醒,一年前在天翼峰的事情,我还没有忘记。”

西北狂刀哼道:“是嘛,那你最好忘记。不然会重蹈覆辙。”

天麟听出他话中的威胁,当下眼眉一挑,反讽道:“你看样子已经忘记,想来对当日秃天翁的下场也不怎么感兴趣?”

西北狂刀双眼微眯,阴森道:“你这话是在威胁我了?”

天麟冷然道:“你又不是三头六臂,我难不成还会怕你?”

凌厉的语气针锋相对,这一刻,天麟身上流露出了一股强者的霸气。

西北狂刀眼露杀机,凝望了天麟好一阵,最终道:“够狂,早晚有时间我要与你比较高低。”

天麟落落一笑,不甚在意的道:“希望你能有那样的机会。”

说完移开目光,看着其余之人,问道:“考虑了一阵,大家有何看法呢?”

飘零客看了一眼周围,语气不波的道:“那些人现身与否,都必然存在于大家心里。是此刻请他们出来,还是等到时候他们自愿出来,对我而言并没有关系。”

应天邪凝视着天麟,冷冷道:“你提这个问题,是想故布疑阵,还是别有目的?”

天麟冷漠道:“以我们此时的立场,你觉得我会不会回答你这个问题?”

应天邪反驳道:“我们也没有必要回道你。至于你想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

高云赞同道:“不错,我们没义务回答,你用不着在那里试探人心。”

天麟邪异一笑,神色古怪的道:“既然如此,就当我什么也没提。大家各行其是,各安天命。”

说完给新月递了一个眼色,随即腾空而上,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了天女峰顶。

见到这一幕,在场之人除新月外,无不认为季华杰会出手阻止天麟,可实际情况却出乎意料,季华杰非但没有拦截,还与天麟很亲密。

看着神女冰雕,天麟意味深长的道:“时间不多了,你可要考虑仔细。”

季华杰收起冷漠的表情,淡然道:“你这话似乎在暗示我,你知道很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天麟点头道:“是的,我的确知道一些隐秘,但我不想以此左右你的思绪。你自远方而来,必然有其用意。我只是希望你慎重考虑。”

季华杰思索着他的话,心里隐约猜到了几分,移目看着四周,语气淡定的道:“一朵幽梦兰,一段俗世缘,善孽天注定,我心自泰然。”

天麟脸色一变,看了一眼季华杰背上之人,传音道:“你所负之人是一位女子?”

季华杰隐约一笑,不置可否的道:“这个重要吗?”

天麟眼中奇怪闪耀,暗中探测了片刻后,惊异道:“她身体状况有些古怪,看来你此次是为她而来。”

季华杰心头一惊,迟疑道:“不错,我的确为她而来。”

天麟闻言眼神古怪,轻叹道:“要得到幽梦兰有一个条件。”

季华杰追问道:“什么条件?”

天麟看了四周一眼,发现众人都关注的看着自己,当下传音道:“必须是一男一女,才有希望。”

季华杰一愣,随即轻声道:“谢谢。”

天麟摇头,苦笑道:“不要说谢谢,将来或许你会怨恨我告诉你这些。”

季华杰认真的道:“不会,我相信你,因为你是我第一个,也是目前仅有的一个朋友。”

天麟闻言歉意更深,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低声道:“祝你好运。”

季华杰道:“你也是……有人……”

天麟似有所觉,淡然道:“不要担心,是腾龙谷高手,我先下去。”

说完一闪而逝,眨眼就出现在新月附近。

半空,西北狂刀、飘零客等人已然感应到了远处的那股强大气息,八人各自警惕,暗中思索着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风雪中,一行十数人由远而近,他们的到来,最终会给天女峰,给在场之人带来怎样的结局?

幽梦兰的传说牵动着无数人,然六百年后,它又会落入谁人手里?

天华洞府乃腾龙谷历代谷主坐化与尸骨存放之处,一直是腾龙谷禁地,有长老专门守护,平日不许人进入,即便是谷主赵玉清,没事也不能轻易进出。

然而此时此刻,赵玉清与方梦茹却站在天华洞府入口,彼此神情肃穆,正默默的等候。

不知道过了多久,洞内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进来吧。”

赵玉清与方梦茹神情微动,各自心情澎湃,怀着别样的情怀缓步走入了洞中。

入口处,有一层看不见的结界,在两人穿越时泛起了五颜六色的光芒,可惜眨眼就随着二人的进入而无踪。

这一去,赵玉清与方梦茹在洞内呆了很久。

出来时方梦茹双眼微红,显然曾经哭过。

站在洞外,赵玉清满脸感触,轻叹道:“五百年后,师妹终于又归宗认祖,只可惜这却太迟了。”

方梦茹一脸愧疚,低声道:“大师兄,你罚我吧,那样我会更加好受。”

赵玉清摇头道:“冰原的劫难与你无关,你不必自责。现在我们去看一看林帆,他的伤势应该好了很多。”

方梦茹微微点头,明白赵玉清话中的隐藏含义,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林帆所住的洞穴中,玲花、黑小猴、薛军、陶任贤正焦急的守在洞口,目光不时的看向洞中。

当赵玉清与方梦茹出现在洞口,玲花最先察觉,连忙招呼其他人拜见师祖与五师叔祖。

赵玉清微微颔首,问道:“林帆情况怎么样了?”

玲花道:“回禀师祖,林帆师兄伤势已无大碍,稍后应该就会醒过来了。”

赵玉清淡然道:“那就好,等他醒来我有话与他说。”

玲花应了一声是,目光却留意着方梦茹,心道:“五师叔祖来此,一定是问冰雪老人之事,看来师祖是同意了。”

方梦茹看着洞中,见林帆周身红光闪烁,气色红润,心里不免有些激动。

马上就要见到四师兄了,到时候会是怎样的一幕情景呢?

不一会儿,林帆疗伤醒来,见赵玉清与方梦茹站在洞口,连忙上前行礼,问道:“师祖与五师叔祖来此,不知道有何吩咐?”

赵玉清含笑道:“林帆啊,你觉得我们来此是为什么?”

林帆迟疑了片刻,悄悄看了方梦茹一眼,低头回道:“徒孙觉得,师祖与五师叔祖是为了四师叔祖来的。”

赵玉清看了一眼师妹,随口道:“既然你知道,那就带我们去看一看你四师叔祖吧。”

林帆不敢违抗,应了一声是,随即当先领路。

跟在林帆身后,方梦茹心情激动,忍不住问道:“林帆,能说一说他的情况吗?”

林帆听出她话中隐藏的激动,心头不免有些感触,轻声道:“回禀五师叔祖,我们第一次见到四师叔祖时,他整个人全身雪白,自号冰雪老人,与我们讲述了很多冰原上的故事。那时候我们才几岁……转眼就是十多年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