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伤神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刺客已被本侯击杀,都退下吧,不要过度喧哗,以免惊动家眷,收拾尸体深埋。劲弩卫,陌刀卫都退下。”

火把的光照应着武温侯洪玄机冠玉一般颜色的脸,闪烁不定。

地上两具被长剑穿胸而过的道士。

洪玄机的身后一排弓步站立,长刀出鞘,身穿沉重铁甲,却如羽衣一般轻松呼吸,凛冽之气彪悍得透体而出的刀手。

这是侯府之中精锐的护卫,“陌刀卫”!

他们手中的百炼精钢长刀,一律是四指宽,足足差不多有一人来长,人人站在那里,凶悍得似乎可以连人带马一起劈成两半。

那是特质的“陌刀”,洪玄机年轻的时候,曾经就是带着“陌刀兵”以八百步兵,对冲云蒙帝国的一千黑甲精骑,创造了以步破骑的神话。

而现在府邸之中的“陌刀卫”虽然只有三十人之众,但个个都是曾经“陌刀兵”中的精锐,洪玄机的随身亲兵。

“陌刀卫”里面随便一个都是赤手空拳能敌数十军人的武师。

更何况他们全身铁甲,手持“陌刀”之后?

这样尸山血海之中趟出来的武师战士,千军易辟,鬼神不能靠近!

更为可怕的是,四周还散落了三四十个手持劲弩,箭已上弦,警惕瞄准四周,随时都准备瞄准发射的护卫。

这是侯府的“劲弩卫”!

他们手中的弩机,一色暗红,机身上还有瞄准的刻度。紧崩的弦充满着力量感,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觉得箭已经透体而过!

这是大乾王朝特制的“神臂弩”,足足有三石(也就是三百斤)的力量,就算是武士都要以脚才能蹬开把箭上弦,这些弩手居然用手就能轻易地拉开!

“神臂弩”在五十步之中能射穿铁甲!

三四十弩精确齐射,就算是再厉害的武术高手,都要饮恨当场。

陌刀卫弓步亮刀护卫四周,劲弩卫铁箭上弦散布四周,洪玄机站立当场,火光映照之中,锦衣华服,紫金冠的他,好像是一个永远也无法被击倒的武学巨人。

“熄灭火把!不要惊动家人!死尸抬走!深坑掩埋!”听见洪玄机发话之后,一个陌刀卫的头领把手一扬。

锵!

三十口刀入鞘只有一个声音,整齐得可怕。

火把同时熄灭,只剩下星光。

“侯爷,末将来迟,请侯爷责罚!”

那个陌刀卫的头领一步上前,站到洪玄机面前,随后做了一个单膝下跪的虚礼。

他并没有跪下去,因为身上铁甲沉重,不能施全礼。大乾王朝的“冷钢重甲”都是冷铁锻打而成的,全副披挂,重一百二十斤。只有武艺高强的大将才能穿上之后还能行动自如。

“我才和刺客说了两句话的功夫,你们就衣甲在身,兵器在手出来,这种动作,比当初在军队之中还要快了三息时间,我怎么会责罚你们。”

武温侯洪玄机说着,把手向下一压,“解衣甲,回去睡吧。”

“但是,侯爷,您的安全……”

“这天下能杀得了我的,除了修炼成阳神之外的神仙,还有武道极致的人仙。可惜这两种人,天下还没有能够出来……”

洪玄机抬头望着天空,“白子岳,你既然要来找我交手,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看着部下退出,洪玄机想起了刚才感觉到的游魂:“那个游魂已经被我伤了神,就算溜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神魂惊伤过度,却是恢复不了,十多天就会油尽灯枯。”

……

洪易的游魂剧烈地飘了出去,狼奔豕突的震惊。

幸亏他是游魂,无形无质,可以穿墙入物不受阻挡,否则早就被撞得头破血流了。

等奔突到侯府西北角落自己居住的小院子里面,神魂归了壳。洪易仍旧是惊魂未定,感觉到身体心脏砰砰砰跳动,头脑充血似的昏昏沉沉。

是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读书人讲究从容淡定,遇事不紧不慢,哪怕是刀斧加身,心不跳眉不皱,这样的修心定神的境界,看来我还远远没有达到。”

过了老半天,洪易都有点儿定不下神来,感觉到很疲劳,但就是睡不着,也无法休息。

头有一种胀痛的感觉。

“这是伤了神魂……”

洪易知道,自己刚才游荡到正府,震惊过度,加上一路游魂狂奔,已经伤了神魂。

大喜伤神,大悲伤神,大恐,大惧,大惊,大震,都是非常伤神的。这一点,不说是修炼的人知道,就算是读书人也知道。

有的书生,偶尔见到一个美妙女子,回去之后茶饭不思,整日痴想,十天半月就消瘦下去,最后大病身死,也是伤了神魂。

伤神之后,人精力非常疲劳,但却就是安定不下来,也无法休息好。整日整夜失眠健忘,心烦意乱。

洪易精神怎么都不能集中,也不能安静,更别说是恢复到心如平静水面的地步了。

燃上了一根定神的檀香,洪易又洗手,然后磨墨定神,写“静”字。

但是这会儿,这种方法居然不灵了。

心静不下来,影响到字体都是歪歪斜斜,毛边丛生,书法大失水准。

“心不能静,“静”字自然就写不好。这种字体,显示了我心里的毛躁……也不知道父亲发现了我没有,瞧出了蛛丝马迹没有?”洪易看着桌子上毛躁的字,把纸揉掉。

“睡也睡不着,神也静不下来,这样伤了神,就会失魂落魄,恐怕不出十天,我就油尽灯枯死了。”洪易苦笑着。

“嗯,还是看一看弥陀经吧。”

洪易从身体贴肉的地方又把《弥陀经》掏出来,铺开在床上,借着外面的星光欣赏着。

这次他并不是阅读经文内容,而是纯粹以欣赏字画的角度来欣赏这卷字和中间的画像。

“这字就算是当代大书法家王恺之都恐怕写不出来,我若是有这么一笔字,科举考试的时候不用做经义,写上去就高中了。这个弥陀大佛的神韵,也是天下无双。就算是擅长画宗教人物的画圣乾道子,都绝对画不出来……”

画圣乾道子,是大乾王朝成就最高的画家,最擅长画宗教人物,曾经无数道观,佛寺都请他去画神仙图,每一张画的价格,都值万金。

“弥陀经之所以是无上经书,并不在于他的法诀如何高深,修行之道,也没有什么捷径可以走。再高明的法诀,不可能一修就成阳神。但是这经尊贵之处,就是书法和画艺的神韵……文字,图画,包含了佛教最为纯正的精髓。我虽然不崇佛,但也不能不对这样的画艺,神韵而心生敬仰……”

突然之间,洪易心中产生了一丝明悟。

他是以纯粹的眼光,欣赏书法画艺。

这丝明悟一现,那个弥陀大佛便深深地刻印在自己的脑袋之中。

轰隆!

洪易的灵魂深处,好像突然多了这一个佛一样,悬于虚空之中。

观想这个像自己前世面目的过去佛,洪易的心思突然无比的安宁,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虚空,天大地大,任我遨游。

洪易心神无比的镇定,再也没有伤神的感觉。而是神魂暖洋洋,如沐浴在温泉之中的舒服。

倒头就睡,一夜无梦。

一觉醒来,又已经是天色大亮。

“睡得真好,好像一倒头下去天就大亮了。”

洪易早上起来,撑了一个懒腰,呼吸之间,神清气爽,张口吐气,居然没有一点口臭的味道。

昨夜晚上那种伤神之后,惊恐不定,疲劳万分,却又无法入睡的感觉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穷的信心和满足。

洪易知道,自己神魂的损伤全部好了。

《弥陀经》的修行,不在于法诀如何精深,最大的功效是经上的画像,领悟神韵之后,观想这佛于念头之中,能镇压一切恐怖,消除欢喜,快速修复受损的神魂。

修炼之人,神魂出壳,免不了有多种多样的损伤,而观想弥陀经的画像,就能以最快的速度,修复神魂。

就好像是练武的人,不免有个伤筋动骨的。“伤筋动骨一百天”要修养一百天才好,但是如果有灵丹妙药,第一天伤了筋,敷上去,第二天就好了。那这个练武的人,速度进展会有多快?会有多么的强大?

《弥陀经》上的那个佛,画道的巅峰,观想存于神魂念头之中,就是灵丹妙药一样的效果!有无上的安神妙用。

一夜之间,洪易损伤的神魂全部恢复。

这样的状态,就连洪玄机都是料不到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