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血纹钢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走过四条车水马龙大街,五千步的距离,洪易来到了玉京城东面的弓箭铺子“贯虱号”。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铺面,三层楼阁临街而立,上面有大字金漆招牌。

“这就是贯虱号的铺面了。”洪易抬头看了看金子招牌,那一笔字深沉有力,笔锋如箭,让人一看就产生了“这家店铺非同小可,不如进去看一看”的念头。

“贯虱号”这个名字也取得非常之巧妙,显示出了弓箭制造技术的巅峰。

原来上古之后,有位神射手,把一粒虱子悬挂在百步之外,一箭发出,能贯穿虱子。这样的境界,一直记载在典籍之中,脍炙人口。久而久之,人们都把“贯虱”做为箭术射艺的一种巅峰。

“贯虱”比之“百步穿杨”更高一个境界。

店铺之中出入的人熙熙攘攘,但大多数都是身穿青衫的读书人,还有穿着大学国子监服装,四方冠,帽檐耳朵边两条带子垂下来的监生。还有一些身着国外服饰,孔武有力的武士。

大乾王朝威震四海,兵器制造也是上流,更何况玉京城是最大的一个贸易交流中心,一些店铺之中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都有。因为无论是西方火罗,还是东方云蒙,西方元突,南方神风,琉珠等国家的人,都喜欢千里迢迢到玉京来采购东西。

还过八九天就是新年了,玉京城的各大店铺尤其热闹。

“这些读书人,监生来买弓,无非就是挂在书房之中,表达自己六艺俱全,其实真正做到六艺俱全的读书人,我还没有看到几个。”

洪易走进了店铺之中,看见许多买弓的读书人,监生,心中想着。

读书人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其中射,御两艺,就是专门讲究骑射,“御”就是骑术。

早期大乾王朝还重武艺,不过盛世一久,加上严格的控制,文风就盖过了武风。而且二十年前,朝廷取消了科举考试中的骑射,纯以文战定好坏,一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修养生息,现在读书人之中文武双全的已经很少。

洪易练了这么多天的上乘拳脚功夫,又天天游魂离体,观看洪雪娇练拳,又熟读武经,心中揣摩,观察眼力已经有了一些,发现这些来买弓的读书人,监生一大半都没有武艺在身,身上的肉松松垮垮,没有锻炼得紧密结实有力的迹象。

“嗯?我居然能看得出人有武没有武在身?眼力变得高明了。”

洪易突然之间,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

变得高明了。

这种察觉,让他很欣喜。

墙壁上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弓让人挑选,洪易走近了,观看着一柄柄的长弓短弓。

“客官,您要哪一种弓?我们这里有牛筋的,蚕丝的,蟒筋的,另外还有竹子,桑木,栗木,也有上等的拓木。看您身穿青衫,是秀才公子,那一定要买这种金漆画鹊的弓,买回去挂在书房之中,既雅趣,又有英武的风骨……”

看见洪易徘徊观看,一个干净利落的伙计立刻迎上来。

“给我拿一柄六十斤弓力的栗木牛角蚕丝弓。”洪易看着伙计介绍的那张金漆画鹊的弓,弓身漆得金光闪闪,中间夹杂朱红的画鹊,却知道只是重看不中用的,给人装饰书房的东西。

“好咧。”

伙计立刻拿到了一柄弓,弓身中等长度,弦张而有力。

洪易接过弓,伸手抚摸着,心中忍不住兴奋了一下。就是这一张弓,也要七八两银子,他在侯府之中一个月只有四两,每月又要买笔墨纸张衣食柴炭灯油等等,省下来的钱也买不上这张弓。

“幸亏最近在账房领了一百两银子,还有十个赤金钱币,买些好东西足够了,可惜不能买马。不过一柄弓用来练力,倒是足够了。让我来试试这弓怎样?”

洪易握住弓,心中默念着六艺之中“射艺”的内在功夫:“正心,心无邪念,杂念不生。诚意,意在靶先,时思内外。存神:动止安闲,消除噪妄。大定:气定神闲,虽战场对射,仍面不改色。”

默念这些心法之后,洪易生出一种气定神闲的感觉。

同时,他双脚大拇指外蹬,小指裹抓,双膝外分,双臀内吸,腰暗进,胸明出,肚脐眼向地,心放下。

心法是读书射艺的道理。

他的动作是牛魔大力拳中的开弓手法。

崩!整个弓被一下拉成满月,一松弦,发出了清脆有力,坚实的声音。

“好弓,听声音就听得出来,就是这把了。”洪易呼吸几下,调匀气息,才开口道,心中却是暗暗的惊讶。

原本来他刚才开弓,一拉之间,只觉得全身的筋都被扯了起来,也和弓弦一样,被崩得紧紧的,弓一放,全身的筋也好像跟着弓弦弹抖。

开过弓之后,全身有一种筋被狠狠扭了一把的撕裂感觉,腰,腿,腹,手臂,后背,颈项都隐隐作痛,似乎让他说不出话来。

“难怪开弓是第一练力的手法,古代圣贤都把它定为六艺之一,武学里面练力的方法多种多样,有背铁砂,绑铅块,压腰腹,滚石球,玩石锁,抬枪棒,但是都比不上开弓。我才开一下弓,还谈不上瞄准,就已经浑身欲裂,更别说是连珠发射,箭箭中靶。”

洪易开了一次弓,终于知道弓马射艺为什么是武艺最基础,最重要的部分了。军队里面的考试,也是考这个。

“公子真是好眼力,我们贯虱号的弓,天下第一,柄柄都是好的。一共七个银饼子。”听见洪易买了弓,伙计立刻笑着。

洪易排出七枚一两的银钱,正准备回去开弓练力,伙计又笑着,连连弓腰:“看公子开弓的手法,定然是文武双全的人,公子不买一柄剑回去么?”

“买剑?剑在哪里?”

“公子请上二楼。”伙计热情地引路。

大乾王朝兵器法:禁弩不禁弓,禁刀不禁剑。不过一般人家,买剑只能回去收藏,却不能随意的在路上行走。否则就要被捉拿。只有秀才能带剑行走。至于刀枪,买卖都不允许,更别说是带在路上行走了。

走上“贯虱号”的二楼,人就少了很多,因为一柄好剑的价值,比弓要贵得多。

二楼的剑,都是摆放在架子上面,都是明光闪耀,一尘不染,剑锋芒凌厉,一看就是上好的精钢打造。

“公子,这是我们贯虱号最好的剑了,您如果还不满意,那就等几天,就算您要天梯纹钢,冰裂纹钢,菊花纹钢打造的神兵利器,我们也可以帮您弄来。只要您预付定金。但是您要的血纹钢剑,我听都没有听说过。”

洪易一上楼,就听见了一个声音。

只见一个身穿国子监大学服装的年轻人,摇一柄素白扇子,身后还跟随了两个身体彪悍凛冽的人,一看就是高手护卫。

“血纹钢是道士在炉子里面炼出来的,钢内有血丝密布,如同人肉一样,是神魂驱物飞剑刺杀的仙器,大乾王朝玉京城应有尽有,道观林立,怎么会没有这种东西呢?”

这个年轻人摇扇自言自语之间,很是遗憾,洪易听见声音,清脆不似男人,偷眼一瞧,发现无喉结,居然是个女扮男装的假公子。

洪易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国子监是朝廷大学,里面根本不可能有女子。

“嗯?不过也不可能,除非,除非是她是周围诸国过来玉京城留学读书的皇室公主之流。她要买血纹钢?”

洪易心细,善于观察,一眼之间,心中就有了五六分的猜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