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赌注(上)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到底是我大乾王朝开国还短,虽然已经渐渐有了重文轻武之风,但却还朝气蓬勃,根子并没有腐烂。”

洪易听着镇南公主的介绍,一一与这些这些官员王侯公卿子弟见礼。

他察言观色,细细揣摩,心中暗暗思量着。

这些公子哥却也不个个都是纨绔,在洪易看来,一大半虽然穿得很文雅,但暗地里身子骨硬朗结识,个个手上都带有骑射开弓的扳指,身上有着少许历练的沉静,便知道现在大乾皇朝还处在鼎盛时期。

洪易熟读经史,却也知道,一个皇朝的兴衰,只要看这些士大夫王侯公卿子弟,就能看得出来。

王侯公卿士大夫子弟,如果普遍吹风弄月,只知道吟诗做画,摆弄棋琴,不尚武风,身子骨弱不禁风,阴盛阳衰,缺少血气,那便是朝廷极盛转衰的现象。

而现在这些公子哥却并不是那样,洪易便知道,整个大乾朝还是有朝气的。

这是历朝历代看兴衰百试不爽的证据。

因为王侯公卿士大夫的后代,以后必然是朝廷官员,是朝廷以后的风气。

洪易觉得来这一趟散花楼很值得,不说别的,见到这些公子哥聚集的气象,品朝廷兴衰气象,就是一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事情。

“这位是武温侯府的洪易公子,精通玄理,是我好友。”镇南公主洛云帮洪易一一介绍了,又介绍起洪易的身份来。

诸多公子一开始听到武温侯府,脸上个个都显露出了凝重的神采。很显然,武温侯这个响当当的名头震得住很多人。

的确,在大乾朝,武温侯的名头比一些王爷都要高。朝廷两大支柱,神威王杨拓,武温侯洪玄机。

不过当这些公子哥的眼睛正式放到洪易身上,打量了几番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他并不是嫡系,而是地位低下的庶出。

于是众人的神态稍微的变化了,洪易明显的感觉出了其中有不屑为伍的意思。

“听说苏沐姑娘极好谈玄,易兄你玄理精深,等下可要大出风头,刁难刁难一下这位玉京第一才女。那才有趣味儿呢。”

洛云介绍过洪易之后,眼神转了转,用手中的折扇点点头,撅起嘴巴,对洪易道。

“这位公主不是妒忌了吧,人家虽然是玉京第一才女,但身份地位却不能和你相比。”洪易听见洛云的话,心中笑笑,听出了略带酸味。

不过洛云心中嫉妒不嫉妒洪易只是猜测,但是周围的人却嫉妒了。

嫉妒的对象正是洪易。

一个身穿淡银色丝绸的年轻人站了出来,对洪易道:“往日里堂会就只有我们几个参加,今天却多了一位武温侯爷家的公子,真是热闹了。不过现在苏沐小姐还没有来,我看大家也等得无聊,不如来点小小的游戏,用来打发时间如何?不知易公子有兴趣参加没有?”

“当然有兴趣。”洪易点点头,随后不等这些人说话,自顾自的出了主意:“长乐小侯爷说的是,的确要小小游戏打发下时间,不过今天堂会,又在散花楼这么风雅的地方,不如大家来一场诗会,由一人起头,一人一句对下去,接得不好,或是接不下来,就要受罚如何?”

“诗会?”

穿淡银色丝绸的年轻人一愣,却没有想到,洪易不但不怯场,还力争主动,提出了小游戏的内容。

这个年轻人刚才镇南公主也介绍了,正是长乐侯的嫡长子,显然是这群公子哥中的领头,都喊他长乐小侯爷。

看见洪易一副镇定自若,满腹文才的模样,长乐小侯爷皱了皱眉。

他刚才只是看不惯镇南公主对洪易的态度,站出来借游戏的主意狠狠的落一下洪易的面子。

“诗会不好。”长乐小侯爷盯着洪易的眼睛,摇摇头:“我大乾以武开国,现在虽然国运鼎盛昌隆,文风渐渐的上来了,但我们王公子弟,却还是不要烂掉根子,诗词虽然雅致,但和国运没有关系,谈诗做词,只是软骨文人摆弄的。稍有气概的读书人,都文武双全,咱们不开诗会,玩射艺如何?”

“玩射艺?”洪易眼睛上瞟了一下。

“武温侯当年战功赫赫,武力威震四方……”长乐小侯爷看着洪易,“谁不知道,二十多年前,当今皇上还是皇子的时候,上战场征战,被云蒙帝国“铁浮屠”骑兵困于青杀口青杀山上,武温侯单枪匹马,杀进敌军,救出皇上,一骑两人,转战山中,九进九出,后来马匹战死,侯爷刀枪箭伤数百处,仍旧背负皇上杀出重围。这等英勇忠义,洪公子不知道传承了几分?莫非洪公子只剩下了诗词风月?”

“洪公子手上还带着扳指,不是学那些软骨头文人买弓放在书房之中,就当自己真的精通弓马,文武双全了吧。”

礼部尚书王公子哄笑一下,周围的公子哥都哄笑起来。

“小侯爷所言极是。”洪易眼睛缩了缩,“咱们就来玩玩射艺。”

“玩射艺游戏,咱们还得要点小赌注才好。”长乐小侯爷拍拍手,立刻就有身边的人拿来弓箭,在院子百步远的地上立了一个皮革红漆心的箭靶。

随后,一个豪奴牵了一匹身长一丈二,全身暗红,皮毛火云一般的大马过来,这大马神俊非凡,一看就是日奔千里的神马。

“火罗马?”洪易一看,便知道这匹马是火罗国的马,奔跑起来鬃毛飘扬如火云,千金易得,一马难求。

“这就是我的赌注。不知道洪兄是什么赌注?”长乐小侯爷看了看洪易,脸上显现出冷笑。

“侍卫,把我的佩剑拿来。”就在这时,镇南公主洛云拍拍手,一个侍卫立刻送上了一柄鲨皮鞘的宝剑。

洛云刷的一拔,剑出鞘,映着日光,光彩夺目,剑身上流动着菊花一般的云纹,锋口看一眼都几乎要流出血来。

“这柄剑名‘斩鲨’,比长乐小侯爷的火罗马儿只贵不低呢,我看今天洪易出来得匆忙,没带赌注,我就暂时借给他好了。要不然,他没有赌注,就玩不成游戏了,我也看不成热闹。多可惜。”

洛云把剑回了鞘,递给洪易,啪!打开折扇,摇得飞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