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血纹初显威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荒郊野岭之中,艳阳高照,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动不动坐在树荫下面的石头上,面前一根长针上下穿梭似的飞舞。

这长针上下飞舞,速度极快,竟然在空中拉出了一条条的红线,宛如火星舞动练成的线条,又好像是天女织着一面血红色的大网。

蓬蓬蓬蓬蓬!!!!!!!

红线飞舞之间,逢木穿木,遇石穿石,留下一道道的针孔,没有任何坚硬的物质能阻挡它的穿透,简直可以称为上无坚不摧!挡者披靡!

突然,满空的红线一收,依旧化为一条血纹钢针,静静悬浮在空中,扭动两下,又化为一道红线,电光石火一闪,便落到了坐在石头上的洪易手中。

针一落到手中,洪易神魂归位,睁开双眼,看着手上的钢针,心中泛起一阵和这根血纹钢针血肉相连的感觉。

没有错,就是血肉相连的感觉。也就是说,这根针现在就算是别人把神魂灌注在里面,也难以驱使动,因为洪易的一丝念头隐隐约约和针建立了联系了,好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无法分开。

“幸亏那个道士一下魂飞魄散了,否则的话,我只怕驱不动这针。”

魂飞魄散,念头也就散了,这针自然成了无主之物。

“神魂到了驱物的境界,果然威力大增!普通的武者,根本不是对手!我现在驱使这根血纹针,就算是五六个武师身穿铁甲,在我面前,感觉也可以随意的刺杀!”

针比剑更为轻灵,以洪易现在的神魂力量,驱动起来,比剑更要快!毕竟剑有几斤重,而针只有几钱,相差上百倍,根本不能比较。

洪易感觉到,不但是武师,就算是一般的先天武师,如果在冷不防的情况下,也要被自己杀死,除非是那种灵肉合一,敏感神行机圆的真正武者。

真正灵肉合一的先天巅峰级武师,敏感通神,别说你神魂出壳刺杀,就是念头杀意一动,对方立刻感应,闪电般扑杀而来,你飞剑还没有驱动,人就死在了拳下。

“不过这种驱物的境界,却有弊端,就是身体完全不能动弹,没有一点防御的能力。乖乖让敌人杀,不过听说修炼到鬼仙之后,魂便有分神的能力,能分出几个,好几个,分别附在剑上,和人对敌,到了那个时候,念头一动,分出一丝魂,剑就驱动了,肉身照样有行动的能力。这样才算是真正的道术!”

洪易曾经听白子岳说过,修炼到鬼仙之后,神魂便有分化的能力。不像现在,一驱针驱剑刺杀,人就失去了行动能力,完全任人摆布。

“好了,今天就修炼到这里。”

站起身来,收了血纹刚针,洪易翻身上马,奔腾而去。

终于突破,虽然以后的路还长,但洪易总算有了自己的杀手锏,基本上天下之大,可以安身保命,随意行走了。

……

追电马的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奔出了三四十里,回到玉龙山脚下租住的道观之中。

一进道观院子,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药香味道,小穆蹲在院子里的树荫脚下,用红泥小火炉炭火熬着一罐子药,天上烈日高照,但院子里面绿树成荫,旁边还有小水池,还有一口深深的古井,碧绿清凉的水,微风轻拂,水气扑面,倒是非常的凉爽,并不显得燥热。

玉龙山本来就是风水极好的避暑圣地,几十里的山号称七十二道泉,三十六深潭。可见水气笼罩得多么的清凉了。

洪易居住在这里,不惜花费银子,一半也是为了这里风水好。

在这里租住,租金足足比城里的房屋要贵一倍。

沈铁柱在院子的另外一头,专心的磨练武功,一招一式沉稳的打着牛魔大力拳,浑身筋肉运动,发出开弓似的轻微崩裂,弹抖,浑身蕴藏惊人爆发力。

而慕容燕这个女人,却是随意的躺在一张精致的竹床上,背后用白纱布缠了厚厚的一圈,脸色有点苍白,但精神非常的好,竹床旁边的凳子上,还摆放着几本书,显然是闲得无聊,在看书消磨。

不过她现在却是隔着房屋,听着沈铁柱在院子另外一头练功的声音,脸上显露出思索的表情。

而沈天扬却是搬了个小马扎,坐在慕容燕的旁边,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不过他的心神全部都放到了这个女子身上,可以看得出来,只要慕容燕有稍微的轻举妄动,立刻会暴身而起,巨大铁烟斗毫不犹豫的砸下。

这个老江湖,有了防备之后,看住受伤的慕容燕,倒也暂时没有什么事情。

“嗯?洪易,你真不简单啊。”慕容燕聆听着的时候,看见洪易牵马走进来,眉毛一挑,脸上浮现出一个冷笑,“你那仆人,练的似乎是大禅寺的牛魔大力拳吧?这种拳法,失传已经快二十年了。大乾皇朝都没有拿到,要不然,早就在军中推广了。你居然会?”

“你单凭声音就能听得出来是什么功夫?”洪易刚刚下马,就听见了慕容燕发问,心中吃了一惊。

沈铁柱练功是在院子的另外一头,隔着房屋,慕容燕居然听清楚之后,还猜测出了功夫的来历!

“那当然,我玄天馆武学圣地,死对头大禅寺的功夫,怎么会不熟悉?”慕容燕又冷笑了一下:“不过这且不说,你什么时候放了我?你要问的东西,该回答的我都回答了,不该回答的,你就算杀了我,也也不会吐露半点。你别以为就这样能囚得住我很久,我告诉你,还过十天半月,我的伤势痊愈,就凭你们四人加起来,还未必是我对手!”

“哦?我们四人,不是你的对手?那你为什么还被我擒拿到?”洪易把马栓在水井旁边,随后洗了洗手,在水井旁边的石凳子上坐下来,感受到水气的凉爽,悠然道。

“那是我顾忌身体受到伤害……哼!”慕容燕眼神一闪:“你别以为,收了我的金丹,符纸,飞剑,我就没有别的手段了,你别忘了,我的阴神强大,能附体显形,你制得住我?也好,我就让你稍微的见识下我的手段,免得你真的以为可以把我随意玩弄!”

话音一落,慕容燕身体突然不动。

一旁的小穆眉头一皱,只感觉到一股无形的阴深深念头朝自己袭来,于是她本能猛的站起,伸手捞向旁边的精钢长剑。

哪里知道,手还没有抓住剑柄,锵!的一声,剑已经出鞘,飞上十丈高的半空,飞舞盘旋,一刺下来,剑气深深,如一道贯日的白虹,射向洪易。

就在剑在半空射下的时候,突然之间,一条红线从洪易身边飞起,瞬间迎上了飞起来的精钢长剑,叮叮当当打铁一般!几个呼吸就撞击了几十下。

崩!长剑完全被针拦截住,并且被刺出了千疮百孔,剑势也完全被打散。突然一下,崩的从中折断!

血纹针一下击断长剑之后,只一闪,就到了竹床上慕容燕的脸上眉心。

“啊!”

慕容燕发出了一声尖叫,断裂的长剑落到地面,她的神魂也归了躯壳,看着刺到自己眉心的血纹针,脸上呈现震惊和痴呆的表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