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玉亲王(下)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小穆,收拾下东西,跟随我去玉亲王府赴宴。”

下定决心之后,洪易把手中的烫金请柬递给了小穆,随后换了身衣服,佩剑骑马和小穆呼啸驰骋,朝玉京城的正阳街奔去。

“玉亲王是皇帝四子,虽然现在年纪轻轻,才二十四岁的风华正茂,眼下也没有带兵,但却在朝廷之中打理户部,理顺钱粮,是个开牙建府,广收门人清客,纳豪杰,和太子抗衡的人物。”

在马上奔驰之间,洪易心中想着邀请自己的玉亲王。

他从小在玉京长大,又是在侯府之中,多少也知道一些王侯公卿的资料。

玉亲王并不是简单的角色,可谓是战功赫赫,文武双全。

此人二十岁在北方练兵,率五百士兵就剿灭了盘踞在云山附近的山寨土匪五六千之众。

二十二岁又被调南方一千五百里的黄鹤山水泊,一举剿灭鹤山水泊的十二连环坞山寨的上千水匪。被封为亲王,食双亲王俸禄。

也是一个皇帝心爱的儿子,打理朝廷的得力干将。

大乾皇朝对皇子的教育极其严格,一生下来,三岁就配有专门的师傅,读书习武,隔三差五皇帝都亲自检查。

如果是不合格,就是严厉处罚,比一般的贵族家庭教育子弟还要严厉十倍。

而且在十五岁成年之后,皇子就要到军中办事磨砺,积累军功。

若是无用的子弟,文不成,武不就,就算皇子,爵位都没册封,只有微薄的俸禄,并且统统的都由宗人府安排一个皇家庄园去养老,终生不得出庄园一步,相当于圈禁。

所以大乾皇室训练出来的宗室子弟,只要是有用的,无一不是厉害之辈。

“虽然我中举第一名,在玉京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武温侯府是太子一方的人,这是满朝文武都知道的事情,按照道理我也姓洪,玉亲王请我干什么?”洪易纵马奔腾之间,心思电转着。

马很快就进了城,一路奔驰到正阳大街的玉亲王府停了下来,洪易心里并没有个什么头绪,和小穆下马之后,早有豪奴迎上来,接了请柬,立刻牵过马匹去照料,随后把洪易小穆两人引了进去。

玉亲王的府邸又是另外一番气象,奴仆个个孔武有力,面容坚毅,清一色的衣服,钉子似的站着。

洪易亲眼看见,一个奴仆站在走廊下面,脸上钉了一个花脚大蚊子,正猛的吸血,吸得肚子涨鼓鼓的,那个奴仆都没有去打,任凭蚊子吸血之后飞走。

“果然不愧是战功王爷,以军法治家,想必这些王府里面的奴仆,都是他以前的亲兵吧。”洪易暗暗震惊着:“我什么时候的家,能有这个气象,那也就差不多能和赵家抗衡了。”

玉亲王府也没有什么一般贵族家的九曲回廊,假山树林等雅致的东西,而是地势开阔,清一色的整齐房屋,青石铺地,光如镜,硬如铁。

王府东边是练武场,南边是正宅,西边是奴仆住的地方,北方则是水井清泉,中间修建着朱红镂空围墙,一切都井井有条,让人一看就明了,堂堂正正之中又带着分明。

“哈哈,洪世兄,你三月前赢了我的爱马走,我约定科考之后,才找你赢回来!怎么样,我的马带来了没有。”

就在洪易走到正府的时候,正府的大门口拥簇出了三个年轻人,其中一个正是长乐小侯爷萧浩,还有一个身材修长,身穿锦衣的男子,洪易也认识,是和洪雪娇要好的景雨行。

这两个年轻人,一个小侯爷,一个小国公,都生得风度翩翩,举手投足自有气度,但今天的主角却并不是他们,而是站在他们中间的一个头戴金冠,穿玉色衣,手拿折扇的男子。

这个男子星眸秀眉,天庭微圆饱满,白皙的皮肤之中带着微微的血色,似乎一团紫气藏在皮肤之中,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

“果然是出色人物!”洪易知道,这就是玉亲王杨乾。他平生也见过许多出色的人物,翩翩少年英雄人物,但是能和这个玉亲王媲美的,也只有白子岳一人。

“参见玉亲王。”

洪易连忙躬身参见。

“洪世兄不用多礼。”玉亲王杨乾连忙几步走下了台阶,用手扶住洪易的手臂,不等他躬身下去,哈哈笑着:“洪世兄才压玉京,科考一篇文章,压倒玉京秀才,夺得第一名解元,本王也听闻,早就想结识世兄这样的才俊人物了,走走走,我们到正府大厅里面说话。”

说着,玉亲王杨乾拉着洪易的手,显现出了平易近人,礼贤下士的风度。

而且洪易感觉得出来,这位玉亲王,并不是做作,而是性格上本来就是这样。

“小穆,你等一会儿。”洪易被玉亲王杨乾拉住,却转过头去,对小穆叮嘱一句。

“这是洪世兄的丫头么?好伶俐的模样。”玉亲王杨乾也注意到小穆。

“虽然是我的丫头,但我们是恩亲,情同兄妹。她叫小穆。”洪易点头道。

“你们安排小穆姑娘到云清姑娘的房间里面去吃茶,让云清姑娘陪着聊天。”杨乾吩咐了一下左右。

左右的豪奴立刻躬下身来,对小穆道:“小穆姑娘,您请慢点儿走……”

“王爷,云清姑娘你已经把她赎身了,为什么还不娶她为妾。”旁边的景雨行突然插了一句话。

“我和云清情投意合,作妾太委屈她了,等父皇高兴的时候,我向父皇禀报一声,娶她为正妻。”杨乾摇摇头。

“这位王爷,好性情,那叫云清的女子,却是托付对了人。”洪易听后,心中一紧,对于这位王爷的一些事情,他也知道一些,云清是玉京城散花楼的一位当红清倌人,被杨乾看中之后,赎身进了王府。

这杨乾现在还没有娶亲,王府之中也没有正妻,皇帝几次准备指亲,但都被杨乾拼命辞掉。硬要娶这个云清为正妻,闹得皇帝多次训斥,非常不快。

要不是这个事情,或许太子的位置会更不稳当。

当然,如果玉亲王硬要娶这个云清,那么皇位一点都没有份,若是他当了皇帝,皇后就会轮到一个贱籍出生的女子,这是怎么都不行的。

要不是因为这个事情,洪易对这个王爷的有情有义颇有好感,这次也不会来。

结交参与夺嫡的皇子,历史上从来没有什么好下场。

进了正府之中,杨乾才让洪易坐好,看了洪易一眼,突然道:“这次请洪世兄过来,一是见识下才气,二是想问世兄一句,可否助我一臂之力?”

洪易听见这个话,吃了一惊:“我一个小小的举人,无一官半职,也没有半点爵位,一文不名,王爷何出此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