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狼心狗肺!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这一下,洪易的确是在心中吃惊不小!

不是吃惊别的,而是自己刚刚以神念扫射四周,就算是沙堆之中的蟹,海边树林之中的老鼠,秋虫都知道的清清楚楚,没有什么东西能逃过他的灵感。

但是现在,二十步之外的那个小沙窝后,就站了吴大管家这个老头子,硬是神念扫射不到,好像根本没有这么一个人一样。

连沙窝之中的螃蟹都能够扫射到,偏偏沙窝后面的一个大活人扫射不到,这种情形实在是太诡异。

瞬间,洪易又闭上眼睛,神念扫射了过去,那沙窝后面,果然没有吴大管家的任何声音,气息,脑袋之中也感觉不到任何图像。

但是睁开眼睛,吴大管家却活生生的站在二十步开外的地方。

到了这个关头,洪易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这个吴大管家的实力,已经神乎其神,气息隐隐约约和四周融合,所有生机埋藏。

“易少爷你好道术,居然不以神魂出壳,直接能以神念扫射四周,接受各种生命的生机,返回神魂之中,得出图像,就如亲眼所见,这等道术手段,是神魂修炼到了极高境界,到附体才有的能力,易少爷,你只差数步,就可以成就鬼仙了啊……”吴大管家苍老的声音传进洪易的耳朵里面,很是温和,但是温和之中,却有一种深深令人无力的疲惫感觉。

“我原来以为,易少爷只是练了一点武功,因为这么多年,老奴我都看着你长大的,你有没有实力,不但是老奴我,还是侯爷,都看的一清二楚。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易少居然修炼成了道术高手,要是侯爷知道了,心中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吴大管家,你今天突然擅闯靖海军大营禁地,是为了什么?要知道,这是一国之海防,闲人不得擅闯,你就这样冒失的闯进来,传了出去,不但损害武温侯府的名声,本身也犯了军法。”

听见吴大管家好像是对自己拉家常似的唠叨着,洪易心中冒起火光,脸上的表情却一动不动,感受着背后“裂鲸死士”,四十九名“血鲨卫”都紧紧跟了上来,心中放轻松了一些。

本来他很讨厌这些护卫跟着自己,但是现在觉得这些护卫实在是太少了!最好是那个段大先生,整天跟随在自己身边就好了。

洪易心中当然明白,这个武温侯府之中最为神秘的老管家,绝对不是找自己来谈心的,而是来找麻烦的。

洪易现在对整个武温侯府的人,没有任何好感。

当然,整个武温侯府的人,也没有一个对他进行过帮助,实在是难以提好感来。

“易少爷,你现在有了几分将军的威严啊,比起在侯府之中的时候,的确强了很多很多……老奴看着你的成长,也颇为欣慰。”

突然间,一阵海风吹来,把天上的乌云全部吹散,淡淡的月光洒落海面,映照在吴大管家核桃皮似的脸上,一动不动。

“吴大管家,你到底来找我干什么?我军务繁忙,没有时间和你谈扯。”洪易听着那话,心中越发冷笑,当年他看见这吴大管家厉害,甚是忌惮,现在却不一样了。

“我是尊侯爷的命令,把易少爷带回府去,不再让易少爷胡闹了。这些日子,易少爷你也该玩够了吧。侯爷说,乘少爷你还没有玩出大麻烦,性命不保的时候,早点带你回去。”

吴大管家听着洪易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摆将军架子,丝毫不放在心上,核桃皮一样的脸笑了笑,看洪易的眼神,就好像是看一个顽皮的孩子一般。

这种眼神,尤其的令洪易心中光火。

“带我回去,玩够了没有?”洪易毕竟修养深厚,心中光火之后,一刹那又镇定下来,眼皮微微的抬起,突然之间,仰天一阵哈哈大笑,声音震荡得海面上都起了阵阵涟漪。

吴大管家看着洪易哈哈大笑,一动不动,也不出声,好像在等待他笑完。

“如果我不回去呢?”洪易大笑过后,笑声一收,牙齿缝隙中嘣出深深的寒意来。

“易少爷毕竟是侯府的人,总不能不尊侯爷的家法吧。”吴大管家静静地道。

“家法!嗯?”洪易从丹田之中蹦出一个字来,突然厉声道:“你放肆!这里是国家海防,我是兵部文书亲自命令的将军!镇守海防,责任重大!岂是儿戏?吴大管家,你速速离去,不要在这里作怪,否则的话,别怪我不讲情面,治你一个搅乱海防的罪过!”

洪易在说话之后,身体一动不动,但身上已经是蓄势待发,只等突然发生变故,就退身进血鲨卫,裂鲸死士的队伍之中。

对面的吴大管家,就凭借刚刚一手蕴藏生机,使自己神念扫射无功的手段,就足已骇人听闻,洪易可没有自大到小视这种人的程度。

况且他在侯府之中多年,隐隐约约听到吴大管家的很多厉害手段。

“我是洪家的仆人,只听侯爷的,虽然有国法,但是侯爷这样做,必然有他的道理,国法方面,他也会处理妥善的,这个易少爷不必担心。”吴大管家看着顽皮小孩赌气的目光,又让洪易清晰地感觉到了心里。

不过洪易现在稳住心神,却并不受这样的目光而心中恼怒了。

“这么说,吴大管家,你是硬要带我走了?”洪易冷冷一笑,咬着牙齿根,心中杀意渐渐沸腾。

“当然。”吴大管家感觉到了洪易心中的杀意,摇摇头:“易少爷,你不要再顽皮了,老奴也知道,你最近进步了不少,也成了道术高手,手下也收了几个高手,有些手段,但是这些势力,在侯爷的眼里,都是儿戏。你跟我回去,好好跟侯爷认错,老老实实地呆在侯府之中,不要顽皮,侯爷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认错,我有什么错?需要认错?”洪易把越来越浓烈的杀意凝聚成一团。

“这个老奴不清楚,但侯爷是少爷的父亲,父亲说儿子错了,那必定就错了。”吴大管家摇摇头,显得极其有耐心:“本来,侯爷这次来,吩咐老奴说,要废了少爷你的武功,防止你再顽皮,闹出事情,惹出大祸来。但是老奴想,少爷练武毕竟不容易,废了可惜,于是劝少爷一句,向侯爷认错道歉,侯爷必定会原谅你的。”

“够了!”洪易突然之间,打断了吴大管家的话。

“吴管家,你也别跟我说这些话了,你在侯府之中,是呆的时间最长的一个,我还没有出生,你就已经开始伺候着了,有些事情,想必也难以瞒过你的耳目,我只问你一句,当年我母亲,是怎么死的?”

“易少爷的生母么?是大病肺痨,咳血而死的,当时易少爷七岁,就在母亲身边,比老奴要清楚得多,为什么还要问老奴呢?”吴大管家脸上核桃皮动了一动,竟然微微叹息了一句。

“大病肺痨,咳血而死……”洪易眼神不屑地望着吴大管家:“太上道的圣女,武功道术天下少有,居然会生肺痨,咳血而死?实在是荒谬。”

“原来易少爷都知道了,何必问老奴呢?”吴大管家又叹息了一声。

“知道,我当然知道。母亲之仇,不雪恨,那枉为人子了。”洪易惨笑道:“不过我还有不知道的地方,你既然说侯爷什么都清楚,那这件事情,他清楚不清楚呢?吴大管家,你不要骗我,也不要推脱。”

“清楚的……”吴大管家脸上的核桃皮,又连续动了几下,“侯爷是知道的,不过侯爷也有他的苦衷,不过这些都是侯爷和易少爷父子之间的事情,老奴也不能说明白,还是易少爷随我回去之后,和侯爷父子长谈吧。”

“长谈?哈哈哈哈。”洪易好像见了一个可笑之极的事情,到此为止,他从吴大管家的口中,确定了一件事情,就是自己母亲的死,洪玄机知道,但是洪玄机却并没有阻止,而是眼睁睁的看着。

“此人,心肠之狠毒,狼心狗肺,天下无人能及了!”

洪易的心中,涌起了一股平生之中,从来没有过的愤怒,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那个大乾太师,武温侯爷洪玄机的心肠,狠毒到了那样的地步,狼心狗肺到了那样的地步!

换了洪易自己,扪心自问,绝对做不出来。

别说是和自己有白首之约的女子,就算是花弄月,花弄影两个没有价值的女子,他也立刻千里远行,冒危险截杀车队营救,随后又让她们准备远走海外,不控制她们。

“侯爷是有苦衷的,易少爷只要回去,相信侯爷会解释给少爷听的,听过之后,少爷的气儿也就平了,也肯定就会听侯爷的安排了。”吴管家依旧是那反反复复的几句话,语气平静,丝毫不变。

“杀死这个老东西!”

洪易此时,再也不听吴大管家的任何话了,他已经确定了心中一直以来的事实,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身体暴退,瞬间就进了血鲨卫的阵营之中,在暴退的瞬间,洪易发出了命令!

杀死这个老东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