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最强手段!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气魂大法?”

几乎是段大先生的神魂凝聚气流,刷成风刀还没有形成的时候,吴大管家的嘴就蹦出了四个字来。

他似乎认出了这是气魂门独有的手段。

以念头凝聚虚空之气,造成各种气刀,气剑,气蛇,最后还能震荡爆破,威力杀伤力都简直相当于方仙道的雷火药符,能撕裂,炸裂神魂。

哧!

风刀朝后背劈来,吴大管家看也不看,脚下划出一道弧线,一招移形换位,身体晃出一连串的残影,气流凝聚成的风刀,连毛都没有伤到他一根。

风刀一劈空,轰然爆炸,震荡起了一股劲风,随后消失。

“原来是气魂门的宗主段大先生。”闪避过风刀之后,吴大管家苍老的声音丝毫不变,擒拿住桃神剑的手依然膨胀,微微动弹,使得桃神剑无法挣扎飞出。

不管是怎么的危险,激烈,吴大管家总是闲庭信步,好像天下没有什么能使他动容一般,就连在桃神剑的洪易神魂,都明显感觉到了吴大管家的这份从容,心中更加坚定了斩杀这条忠实老狗的心思。

这条老狗太过可怕,有他在武温侯府,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一个武道圣者有多厉害,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直接封大将军,甚至封侯,得到爵位。

“段大先生,你不是在靖海军中做为颜震的军师么?当年你全家被害,你逃避景州蛮荒山中,得到了数百年前玄宗主尸解留下的一份残破典籍,练成了神通,光大了气魂门,不过又何必参与到朝廷的争斗中来呢?”

刷刷刷!

又是道风刀,无声无息的在吴大管家身边凝聚,更有一条气蛇,缠绕旋转,在空中若隐若现,猛的扑去。

但是,吴大管家根本看也不看,身体连续闪烁,地面上一个个的脚印全部被踏成圆弧,呈现同心圆似的轮状,无论那些风刀,气蛇如何无声无息的凝聚,还是猛烈的攻击,都无法挨到他的身上去,而一个个的击空,爆散。

而吴大管家慢条斯理地说着话。

“段大先生,你的道术虽然高强,但对于我来说却没有用,你的念力凝虚空之气成形,爆炸撕裂,但是却伤害不了我,你的一个念头发出,都有杀意,敌意,还没有凝气成形的时候,我就感觉得到怎么的打击,又怎么能伤害的到我呢?我劝你还是停手吧,免得消耗过多的念力,造成神魂枯竭。”

道术施展,都是靠神魂之念,像段大先生这种附体大成,能分裂神魂的高手,施展道术的时候,一个念头递出,在空中凝聚空气,以风刀气剑劈人,劈上人之后,震荡爆破,固然厉害,但是吴大管家这番话说清楚明白,你的每一个念头刚刚递出,还没有凝气的时候,都能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不可能伤的了他。

“你是谁?”

远处的段大先生果然停下了身体,也停止了施展道术,眼睛远远地望着吴大管家,似乎要看个清楚。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你回去告诉颜震,我今天是奉侯爷的命令,来带走易少爷,这是洪家的家事,希望颜震不要插手。至于这将军一职,让颜震令选人代替,上报兵部的文书,可以写易少爷为了准备科考,主动辞去,回家读书,我相信没什么大碍的。”

吴大管家对段大先生说起话来,却并没有什么恭敬了,语气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味道。

“原来是玉京武温侯府之中的吴大先生!”段大先生总算是看清楚了吴大管家的面目,听着吴管家的话,脸色一变,随后又看着沙滩上死伤惨重,没有剩下几个“血鲨卫”“裂鲸死士”脸上的肌肉剧烈抽动着。

“吴大先生!你竟敢杀了颜大帅这么多精锐!你今天就算是洪玄机亲自来,也得给个说法,留下东西!”

段大先生恼怒了,血鲨卫,裂鲸死士,是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精锐,就这样还不到区区一顿饭的时间,死得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如何不能让段大先生愤怒。

吴大管家只是一笑:“说法自然有,我家侯爷也自然会和颜震大帅商讨的,段大先生不必操心,不过还望你转达一句话给你家大帅,这是我家侯爷的原话:颜震不要卷入朝廷争斗之中,好好为国家镇守海防,日后绝对侯爵有望,若是参合夺嫡,日后抄家灭族,祸在旦夕。”

“好一个抄家灭族,他洪玄机是皇上么!”段大先生怒喝着,两只瞳孔紧缩,心中在酝酿杀机。

“侯爷训斥朝廷大臣从来不会以自己的喜怒为依据,侯爷的话,只是表达皇上的意思而已。”吴大管家觉到抓慑在手中的桃神剑挣扎的过为剧烈了。长长吐出一口气,整条手臂微微旋转,顿时压制得绿光黯淡

“哼!”

“哪里来的老东西!”

“护住洪兄肉身。”

就在段大先生和吴管家远远对话之时,赤追阳,小穆,沈铁柱,雷烈,山丘,文非烟,血滴子七大高手,还有金蛛,都飞奔而来。

赤追阳看见当场的情景,几乎是想也没有想,手上的贯虹弓就被张开,指住了吴大管家,同时雷烈等人前,死死的护住了洪易的身体。

“嗯?这么多高手……还有金蛛?易少爷,老奴还是低估了你的实力,那两位,不是和亲王府的文非烟,神驼山丘么?怎么也被少爷你收为麾下了?这样的实力,还真的可以搅风搅雨,幸亏侯爷有预感,派了老奴前来,要不然,还过些时候,老奴我也请不动易少爷了。”

看着七大高手,还有出现的金蛛,吴大管家的脸色在场动容了一下,好像是今天的洪易,给了他太多的惊讶。

的确,洪易从侯府出来的时候,只是一个身怀几千两银子,武功稀松平常的书生。

但是才过了八九个月,洪易现在武道已经是先天高手,道术更是附体的强者,身边更有七大先天高手,一头金蛛,统领数千兵马的将军!

这样实力提升,势力发展,任凭是天下任何人都要望尘莫及。

如果让他再发展下去,实力日益增加,势力越膨胀,真的就越难以压制了。

“易少爷,不要怪老奴,你这样的势力,这样的实力,已经有了威胁侯爷的能力,老奴我怎么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少爷和侯爷父子相残……”

吴管家又吐了一口气。

“老家伙,你敢动阿易一根毫毛,我定然把你卖到柔然西方达巴国的角斗场中去!让你天天被一群黑奴撕裂你的屁股!”

大金蛛站在洪易身体面前,暴跳如雷的蹦跶着,发出尖锐的叫骂声。

小穆好像是第一次认识大金蛛一样,眼睛死死地看着,也没有想到金训儿暴跳如雷骂出这样的话来。

“老家伙,我爷爷就在附近,你就等着死吧!”金训儿丝毫不理会旁人差异的目光,依旧哇哇尖叫,浑然不觉得做为一头蜘蛛,爆骂人,会有多么的怪异。

“你就是金谷神的孙女金训儿吧。”吴大管家深深地看了金蛛一眼,“金谷神我随侯爷见过两次,他也曾经潜伏进玉京,偷袭过侯爷一次,但却无功而返,大概他还是吓不倒我的,我虽然老了,但天下八大妖仙,除了孔雀王幸轩,天蛇王星眸,大概我都能勉强应付两下,绝对不会被一招杀死,你就不用威胁我了。”

“对了,金训儿,柔然的使节石笛王子,优露莱特公主,都已经到了玉京,他们都在找你回去,老奴也顺手把你带回玉京,交给他们,也算是又抓了一个顽皮的孩子。”

“石笛那家伙来了!优露莱特也来了!哼,我又怎么会怕她们!”大金蛛的眼睛,死死盯住吴大管家,两只蓝汪汪的獠牙显露了出来。

“金训儿,不要和这老东西废话了!”赤追阳眼睛缩得只有一点点大,他早已经看出来,这个吴大管家随意站立,但全身微微动弹,好像随时会向另外一个地方飘移,根本捉摸不到方向,让他射箭的目光锁定都有点吐血的感觉。

这样的高手,就算他师傅,甚至玄天馆的几个灵肉合一顶级大宗师,都难以做到。

“难道,难道对方是武圣!怎么可能!”

“年轻人,你手上的是贯虹弓?射箭的姿势,应该是天蛇九箭没有错,可惜,以你的功夫敏感度,还没有到达第六识波夷识的境界,否则定然能够对我造成牵制,现在你的天蛇九箭,比段大先生的气魂道术都有所不如,又怎么能牵制得我住呢?”

吴大管家一针见血,指出了赤追阳所有武功的长短。

赤追阳脸色微微见白,眉宇越锁越紧。

“段大先生!追阳!动手!”

就在吴大管家,侃侃而谈,根本不怕在场任何人的时候,突然之间,手上捏着的桃神剑之中传来沉闷如滚雷一般的声音。

随后,整个桃神剑发出剧烈的震荡,一股甚至普通到都感觉得到的灵魂波动,瞬间传遍了全场。

在场之中,人人在这瞬间,神魂动摇,就好像是桃神剑突然变成了一个贯通阴阳两界的漩涡,里面巨大的吸力,要把方圆几里的所有生灵灵魂都吸纳进去一般。

处在漩涡最中央的吴管家,感觉最为强烈。

“灵魂涡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