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逼问法诀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秋风吹得越发的紧了,就算是南边的海域气候湿润温和,但人仍旧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尤其是晚上,深秋的夜风从海面吹过来,冷气流给人一种刺骨的寒意。

不过军营将军府邸发号司令的营房之中却一点儿都不冷。

屋子里面两大缸油,粗如儿臂的棉丝搓成的灯芯点着,像火把一般,照得宽大得足足有几步见方的房子里面亮如白昼,却又没有一点儿油烟味道,反而有一种淡淡的香气。

这是南州海边的特产,鲸鱼油,既可以食用,又可以点灯,没有烟灰,也可以做为火把,是军队之中的必备品。

洪易坐在营房大军案之后,两边都是虎背熊腰的护卫,黑鹞寨三兄弟,白云五老,血滴营的九个高手,都是顶尖武士,顶尖武师。

除此之外,小穆,赤追阳,沈铁柱,雷烈,山丘,文非烟,血滴子,七大先天高手分别坐在下面两侧,另外有两个劲装箭靴子,英气勃勃的侍女,拿着剪子,剪着油缸之中烧掉的灯芯线头。

两个侍女是银月八卫之中的银月,银风。

这样的阵容摆了出来,一切都显得洪易志得意满,掌控一切。

他没有理由不志得意满。

一年之前,他还落在侯府之中,一个小小的奴婢,都敢作弄欺负他,而一年后的今天,他已经是堂堂将军,尤其是自己都是武道先天高手,神魂修炼大成已经接近鬼仙,鬼仙之下第一人的强者。

就连在朝中如日中天的和亲王,堂堂亲王麾下的重要高手,重金豢养的道术名家,周大先生都被他击败,手到擒来。

一切的变化,实在是太大。

大得没有办法令人想象,一年前的洪易,绝对想不到一年之后的自己,有这样的实力,有这样的威风。

坐在将军位置上发号司令,洪易看着下面萎靡不振的周大先生,双腿张开箕坐于地,心中快意越发浓厚,恨不得想高歌一曲,饮酒痛快,忘掉形骸。

但是,他的心中突然想起了武功通天,神出鬼没的吴大管家,立刻又变得沉甸甸的,所有的得意,快意,都化为了深深的警惕,还有未雨绸缪的计算。

“周大先生,你真名叫什么。”

洪易坐在军案之后,把玩着手中的玉笛,这杆玉笛是周大先生的物品,玉质晶莹,通体青翠,没有一点儿杂色,竟然是西域的特产滴翠玉。

就这么一杆玉笛,价值最少都是三四万两白银。

玉笛上雕刻了精美的诗文,仙女,栩栩如生似乎要飞出来一般,这样精巧细致的雕工,更为玉笛增添不少价值。

军案上面,摆放的是一个玉盒子,浓烈的药香味道,从玉盒之中散发出来,那条袭击洪易的飞天蜈蚣就盘在玉盒之中,一动不动,好像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模样。

除了玉笛,玉盒之外,桌子上还放了三十张玉京最大的天字银号银票都是一千两的最大额度银票。

大乾王朝各个知名的大银号,大钱庄的银票,最大限额都是一百两,五百两不等,唯独有南州太昌银号,玉京天字银号的银票是一千两一千两的。

三十张,就是三万,这样的巨款,被周大先生随身携带着,现在却被搜刮了出来。

除此玉笛,飞天蜈蚣,玉盒,银票之外,还有一个锦缎包袱包着的银针,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洪易把周大先生押解审问的时候,就搜出了这些东西,其余的清洁溜溜,再没有什么别的。

“周大先生,你的身上,就这么一点点东西?真是寒酸,你修炼的是精元神庙道术武功,为什么身上一点秘籍,法器之类的东西都没有?”

洪易把玩了一会玉笛,问了周大生一句,对方却闭住眼睛,不答话,于是洪易又问了一句。

对方修炼的是精元神庙道术武功,洪易当然是非常感兴趣的,天下六大圣地的东西,无论是道术,还是武功,都千锤百炼,融合了无数代人的智慧,任何天纵奇才都不能望其项背。

若是能得到精元神庙修炼道术的一些经文,秘诀,洪易说不定就能参悟一番,融汇百家之长,堪破迷雾,真正修炼成鬼仙,达到永生不死,可以随意尸解的地步。

“我看你大约是糊涂了,咱们修炼道术的人,过目不忘,什么东西都存在神魂念头之中,哪里有随身携道术秘籍的道理?”

周大先生看了洪易好一会儿,突然冷冷一笑,开口道,随后把眼睛转向了山丘,文非烟两人,“我不知道洪易给你们灌了什么汤,你们居然鬼使神差,背叛了王爷,投入他的麾下?王爷权势无边,这个洪易就算强横,也不过一个小小的庶子而已,你们跟着他,难道会有好结果?”

神驼山丘的眼睛,却不和周大先生相对,而是索性闭上来,做出闭目养神的状态,“老夫我行将朽木,王爷不是善人,我大约是投靠不起,不得不换一个主子,吃一口安生的饭而已。”

“吃一口安生的饭,嘿嘿。”周大先生阴狠地一笑,眼睛放在了文非烟的脸上:“那么非烟你呢?王爷不曾亏待了你,还照顾你们三音门。你现在背叛了王爷,三音门恐怕要灭门了,你全家老小,只怕大祸就在眼前,你连这个都不顾?莫非,莫非你看上了这个洪易!嘿嘿,他现在才十五岁,你莫非想老牛吃嫩草?”

“你……”

文非烟顿时涨红了脸,随后喉咙里面出咯咯的笑:“易公子,这位周大先生牙尖嘴利,还得想个办法,拔了他的牙齿舌头才好,他修炼的一种奇功,可以以银针刺激头部的穴窍,虚弱身体,换取神魂的强大,这门功夫,神奇诡异,公子你一定要问出来。”

“这门功夫是精元神庙的法门,我自然要问出来。”洪易道。

“不知道洪易你要什么手段来审问我?”周大先生哈哈大笑:“本先生现在已经想清楚了,就算你用严酷的刑法来对待本先生,也不过是损伤而已。当然,你如果叫本先生形神俱灭,那也没有什么,如果你不想知道我的修秘诀的话,杀了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会彻底的得罪和亲王,不如咱们商量一下条件吧。”

“我没有听错?到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和我商量条件?”

洪易觉得有点好笑,看着周大先生,似乎是不认识这个人一样。

“将军,这家伙,一看就是嘴硬人!把他交给标下!标下不出一柱香功夫,就能把他整治的服服帖帖。不敢和您谈条件!”

就在洪易想着用什么办法使周大先生屈服,交出自己修炼的法诀的时候,突然之间,门口绿营的指挥使杨英明说话了。

杨英明本来是个小小的都头,但是现在被提升为了指挥使。

“哦?你有什么办法。”洪易问。

“大人可记得大乾律法之中,捉到妖人之后要怎么对付?”杨英明连忙回答。

“不错不错!”洪易一经杨英明提醒,心中顿时明白了,看着周大先生:“大乾律法,捉到刺杀朝廷命官的妖人,先浸粪窖三日,破去妖术,再吊在城楼示众。既然周大先不合作,那我只好依照大乾律法办事了!”

“你敢!”

周大先生厉声喝道。

砰!

洪易恶狠狠地一锤锤在军案上,把朱砂笔,令箭都震落到了地面:“我不敢!我当然敢!到了现在,你和我口花花?英明,把他的衣服剥了,用绳子绑起,浸到粪窖之中去!”

“是!标下明白!”

杨英明一挥手,几个士兵如狼似虎地涌了进来,摩拳擦掌。

“好!好!好!洪易,算你狠!”周大先生厉声喝了一句之后,整个人好像泄气一般,瘫了下来。

剥掉衣服,浸入粪窖,这样的滋味,天下无论是谁,都忍受不了,尤其是现在周大先生的神魂都不能出壳的情况下,那样的滋味,更是生不如死,由不得他不屈服。

“既然如此,你就说!你是什么人?是不是精元神庙的弟子?”洪易问道。

“我是精元神庙的外围弟子,大周末年,天下大乱,精元神庙乘机进入大周传教,发展了很多的信徒。不过后来大乾兴起,各大道门也就把精元神庙赶了出去,那些也全部被杀。我这一脉,正是未死的信徒遗留下来的。”周大先生吐着气道。

“我不要听你这些,我问你,你会些什么道术,我给你纸笔,你把你全部的道术,都抄下来,供我参悟研究,若是少了一门,你就给我尝尝浸泡粪窖的滋味。”

洪易叫人,把纸和笔给了周大先生,让他当场抄录道术经文,图像。

“人之一生,血魄为阳,神魂为阴,然魂与魄合,神与体交,阴阳转换,互补之道,神妙异常,修炼武道,神魂之阴,融合血魄之体,灵肉合一,修为大增,此乃以阴补阳,然修炼神魂,却未尝知道血魄之阳刚,转化之后,可补神魂之虚弱……精血元气,体神魂魄,阴阳互补,无上至道……”

洪易一边在旁边走动,一边看着周大先生抄录自己所学的经文。

只是微微地看了一段,洪易就觉得,精元神庙的道术理论,的确是自成一家,博大精深,法前人之所未法,想前人之所想。

不说道术,光看对阴阳互补,体,魄,神,魂的阐述,就知道绝非虚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