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前往莽荒!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我修炼的这本功法,乃是天下神器,不能轻易泄露,否则死无葬身之地,但是你既然把神霄道的至高秘诀都告诉了我,咱们结成道侣,相互护持,那我就不隐瞒你了。银纱,我也把我最后的秘密,分享给你吧。”

洪易把暗金手帕一般的《过去经》拿了出来,捏在手上,好像捏着命根子一般。

的确,这东西比命根子还要重要。

没有这部经书,自己现在还是一个苦苦挣扎,什么都不知道的穷秀才。

这部经,不但是天下无数修道人,妖,魔,鬼梦寐以求的无上宝典,更是改变了洪易命运的经书。

“当年,印月和尚还是谁?把这部经文藏在一本普通的武经之中,知不知道却改变了我的命运呢?”

洪易的心中,涌起来了一个念头。

“到底是什秘诀?宝典?这样郑重其事?你好像是一个轻法诀,也不要什么宝贝,全靠自己的人,居然还会收藏东西?实在是看不出来。”

禅银纱看着洪易的动作,努了努嘴唇,似乎并不怎么在乎一般,有的只是好奇。

她和洪易接触了这么长一段时间,自觉摸清楚了洪易的性格。

就连撼天弓,无极箭,仙都玉璜这样的法宝,洪易都可以让出去,丝毫没有见到有什么心疼。

龙象法印,真武圣体,摩罗神锤,甚至精元上胎的秘诀都也肯和别人分享。

按照道理,洪易应该不会这么郑事其事地把什么东西收藏起来才是。

“这就是大禅寺,三卷经书之中,修炼阳神的过去弥陀经。我能以显形的境界,和你鬼仙硬抗,全靠了它。本来我是准备修炼到天下无敌之后,再拿出来的。但现在你既然把神霄道最高秘诀都传给了我,我不得不投之以李,报之以琼瑶。”

洪易把《过去经》经文从拳头之中散开来,放在桌子上,一点点的铺开,顿一幅日月星辰为袈裟,端坐虚空中央,永恒不动的大佛,显现了出来。

禅银纱只看了一眼,眼睛就不动了。

她乃是修炼了三百年的妖仙,道术上的经验丰富得不能再丰富了。

以她的眼光,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这经文上的画像,代表的就是一种玄奥的意志。

“这是……”

禅银纱鬼仙的定力,声音都控制不住颤抖了起来。

随后她用手揉揉自己的眼睛,怕自己看错了。

“这就是大禅寺三卷经书之一的过去经,封印在一本普通的武经之中,我偶尔把武经烧了,这经书就显现了出来。”

洪易再次说了一遍。

“啊。”

禅银纱喉咙里面发出一声惊叹之后,眼神随后变得锋利如刀,却并没有放在了过去经之上,而是直视洪易。

洪易用一种柔和的目光,看了过去,目光之中,坦坦荡荡,没有一点机心诡诈,好像一个全心全意为自己爱人奉献的那种淳朴少年。

刹那间,禅银纱感觉到了洪易的念头无比畅达,无比的纯粹,似乎变成了清澈透明的秋水,没有一点杂质,没有一点儿阴魔。

这一刻的洪易,是纯粹的,没有半点而机心诡诈的。

这一瞬间,洪易的魂之力,似又增强了不少,修为更进了一步。

“嘘!”

禅银纱把眼睛闭上,似乎是小小地休息了一会儿,然后长长出了一口气。

“险些儿心神失守了,洪易,你差点破了我的道心!”

的确,刚才她的眼睛看到过去经上的时候,心神失守,几乎道心都被破掉。

不过还好,禅银纱毕竟修为高深,过一会儿就稳定住了自己的念头,却不去拿过去经,也不再看。

“洪易,你收起来吧,我等平定了自己的心思,再看这经文,心思不平定下来,就算这本书乃是无上经典,也恐怕强行练习,会走火入魔而死。道越高,魔越高,越强大的经书,越高深的法诀,心魔也就越强。”

看见禅银纱居然不急于观看,而让自己收起来,洪易心中一凛,知道禅银纱的神魂镇定。

当年自己得到了过去经的时候,没有急于练习观看,而是收藏起来,焚香沐浴,等心情彻底平静下来,才开始观看的。

越是重宝,越要小心翼翼,不能喜形于色,这是读书人最为实用的道理。

“的确,无上经典,心情不平静,念头不如止水,不能观看的。”洪易眼睛一眨,抓起过去经,把手一扬,这篇无上经书就直接飞向了禅银纱。

“你收起来吧,既然是道侣,日后我们相约百年,时日还长,此时,我才是一身轻松了。”洪易这一把《过去经》丢出去,浑身无比的轻松畅快,好像完成了一件大功德似的。

砰!

禅银纱看见过去经飞了过来,并没有用手去接,而是把手一抓,一团水雷,隐隐约约地出现在了其中,把过去经包裹起来,然后水雷猛烈绞动,似乎要把这卷经文磨成碎片。

“银纱,你干什么?”

“这卷经文,万万不能留在世界上。来,你用真火之力,咱们水火相交,彻底地把这卷经文毁灭!上面的那个大佛,刚刚已经用念头记在了脑海之中,其余的经文,你日后说给我听。”

银纱双手一搓,这团水雷猛烈激荡之中,把过去经扯得微微地撕裂了。

看见洪易似要阻止自己,禅银纱又道:“大凡是最高秘诀,都是以口传口,以心传心,从来没有记录在纸上的道理,就连太上道的太上丹经,记载的秘诀,传说也并不齐全,而是由圣女和教主记在心中,凡是记录在纸上的最高秘诀,都必要受到上天的妒忌,遭受到无穷无尽的窥视,大禅寺为了这三卷经书而灭,咱们两人若是把这卷经书留在世界上,必然也会日后遭受到灾难。这个世界上,认识过去经的虽然不多,但也不少,而且都肯定是绝顶高手,并不是我们两人能够抗衡得了的。”

“不错,最高秘诀,的确都是讲究一个以口传口,以心传心,记录在纸上,本身就会给人带来无穷无尽的窥视,必受天妒,这过去经上的经文繁多,寓意深奥,我虽然练成,但并没有修炼到最高境界,还要参悟。留着这经文,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被别人得到,立刻就是大祸临头,毁灭之后,咱们去莽荒寻宝,再说给你听,共同参悟吧。此时你心情没有到达大安宁的境界,不能观看。”

洪易看见禅银纱心思这样的细腻,居然得到了过去经之后,也不仔细看完,就要毁去,到这时,他才知道禅银纱的神魂,的确是坚定无比,知己知彼,也能未雨绸缪。

这样的女子,做自己的道侣,才是茫茫求道路上的良伴。

心念一动之间,洪易鼓荡起双手,念头一散而出,在虚空之中凝聚成了一团炽白的火焰和禅银纱的水雷碰撞在一起,水火相互交缠,两大鬼仙高手合一,运用道术猛烈激荡。

足足炼了半个时辰,这卷大禅寺的无上经书之一,过去弥陀经,终于化为了无形的青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从此之后,《过去经》真正成为了过去。

“哎,原本以为,这三天的修炼,我们都精气神完足,可以前往莽荒了。但是你居然给我送来这一份东西,此时我念头不安宁,道心动摇,遇到了黑狼王,单打独斗,都恐怕未必是他的对手了,我得还要花费一天的时间,来镇压道心,你替我护法吧,不要提过去经的任何事情了。”

毁灭掉了过去经之后,禅银纱坐下来,摇摇头。

“这无上经书,居然在你的手里,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哎,你心已大安,我心却不安,一天时间,不知道镇压不镇压得下来。”

“我替你护法吧。”

洪易坐了下来,此时,他的心中再没有一刻这样的安宁过,也没有像这样感觉到了自己必然可以战胜洪玄机的信心。

哪怕洪玄机成就了人仙,甚至日后,粉碎真空。

洪易也觉得,自己也有必胜的把握。

“你洪玄机若天生是无情无义之人,骗了母亲,得到太上道功法,真的如天道一般的无情,我也无话可说。可是你却又把乾道子的那副梅花图挂在墙壁上,分明是心中还有情,这样首尾两端,念头不纯,纵然成就人仙又如何?人心无碍,才是根本,人心若是有障碍,就算把六大圣地,远古圣王的道术一起聚集起来,又能如何?”

“洪玄机,你若是能堪破心障,就会把那副画撕掉,烧掉,那才是真正恐怖,不知道你撕了,还是烧了没有?”

洪易想起了书房之中,悬挂的那副画。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之后,他坐下来,施展道术护住禅银纱,让她镇压心神。

把过去经给禅银纱分享,本意是增强两人的实力。孔雀王,天蛇王等绝代高手,都到了海上,不增强实力,根本没有机会夺到乾坤布袋。

不过没有想到,却使得禅银纱的道心失守,这就是洪易的失算之处了。

时间又过了一天。

禅银纱默运神魂,镇压了一天的念头,终于起身。

此时,月黑风高。

洪易和禅银纱来到了海边,相互对望一眼,突然之间,各运道术,相互以阴风托起对方身体,忽然一下,架风而起,以肉身飞腾到了海上,急速地朝远处飞去。

前往莽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