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破你的道心!

作者: 梦入神机

喜欢就请收藏爱阅读,www.dgr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洪易乃是正儿八经读书人,熟读经史,更是善于从语言之中“抠”出漏洞来,狠狠地指责对手。

这也是读书做文章,攻击别人的必要手段,更是科考揣摩考官心理,抨击和考官相违背的学说的必要手段。

平心而论,冠军侯这首诗,的确是做得大气磅礴,震撼非常,洪易心中也是非常的佩服,如果让自己一时所作,要作出超过这首诗的气魄来,倒是有点困难。

毕竟,作诗要有灵感,就算是诗仙,诗圣,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地就作出诗来。

不过这却并不妨碍洪易抨击冠军侯。

读书人什么都擅长,最为擅长的是抨击!而且咬文嚼字的抨击!

很不幸的是,洪易已经把这份抨击的手段学得炉火纯青了。

对方的诗词之中,却是有冷僻的名词,这就成了攻击的对象。

“吴钩”这个词,洪易从来没有听说过,或者是一件不为人知的兵器至宝,但是抓住对方的生僻语言,加以攻击,这却是洪易的拿手好戏。

剑和刀,剑必须是直的,不是直的兵器,就不可以称做剑,因为这在古礼之中,剑是代表正直的。

虽然剑的杀伤力,不如刀。

军队之中,也不用剑,士大夫佩剑,皇上天子剑,都不是用来杀伤,而是代表自己的正直。

所以冠军侯在洪易的追问下,一下说出了吴钩似曲似勾,乃是上古神剑的话,立刻又被洪易抓到了漏洞。

洪易一抓到这个漏洞,哪里还肯放手,就这么死死咬住不放了。

就算真的有一柄上古神剑叫做“吴钩”,那这个神兵既然是勾,根本就称不上剑,也是冠军侯自己不分清楚,洪易决定用道理压死他。

本来洪易就要打定注意,好好地压制一下冠军侯的道心。现在虽然不能比道术,但是比文采,比考据,比道理,洪易照样能够破掉对方的道心。

“哦?”

突然之间,洪易话一完毕,立刻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杀意。

只见冠军侯双眼凌厉,似乎随时都要扑杀上来一般,显然是自己这一下的抨击,惹得对方杀心大起了。

“哼。”

就在这时,大金蛛突然猛烈一蹦,挡到了洪易的面前。

不过冠军侯的杀意一闪即逝,并没有动手,随后冷笑道:“书生就是书生,你读了几本书,就敢到我面前卖弄?抨击我?云蒙草原之上,有一个“吴”的部落擅长铸造刀剑,其中铸造的剑,弯曲似钩,杀人不见血,这天下之大,东西之多,岂你能明白得了的?”

“哦?原来吴钩云蒙草原之上部落的刀。”洪易点头一笑,他虽然精通经史,熟悉天州朝代,但却不知道云蒙草原之上有多少个部落,这个问题,就是云蒙国的人恐怕都搞不清楚,不过冠军侯征战草原,纵横万里,倒真有那个部落也说不一定,不过这依旧不能弥补洪易抨击冠军侯话里面的漏洞。

洪易也丝毫不在乎冠军侯脸上闪烁过的杀机,把手一拱,义正言词地道:“不过刚才侯爷居然说这是剑?凡乃弯曲之兵,皆不是剑,剑必定是正直之器,这一点,侯爷要谨记心中,不要刀剑不分,闹出笑话来,不过侯爷终究是带兵的人,作的两句诗,那也无可厚非,但是我读书人,明大义,知道理,才是最为重要的,诗词终究是小道小术。”

“哦?”

冠军侯越听,脸色越来越凝重,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笑容:“你是在教训我么?”

“不敢。”洪易朗声道:“侯爷以后要辅佐我朝陛下,治理天下的,要是曲直不分,刀剑不辨,那怎么治理朝政?我是尽一个读书人的本分,劝谏侯爷一句,免得侯爷以后为政了,也分辨不出曲直来,苦的是天下百姓。”

“你说我曲直不分?”冠军侯面色一变。

洪易这话虽然轻描淡写,但是其中的意思,却是字字宛如大刀剜心,“曲直不分”这个词说得太重了,变了相的说,是非不分,不懂礼法,再严酷一点就是禽兽不如。

是非黑白不分,不是禽兽是什么?

这话虽然重了,但是结合刚刚冠军侯的话,把钩当做是剑,确实是没有弄明白曲直。

虽然说现在很多打造的兵器,都称呼为剑,比如神风国的“斩鲨”,虽然带着弧度,被称呼为剑,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讲,这还是刀,作为读书人来抨击,却就是蛮夷文化,学了个四不像。

刀剑之辩,严格的意思上来讲,其中就是曲直之分,这如果在科考之中,考官要挑毛病的话,那就大问题了。

现在洪易一下就抓对方的这个漏洞,立刻就打了冠军侯一个措手不及。

任凭冠军侯有绝世武功,逆天手段,居然硬是找不出辩驳的语言来。

 

关闭